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科幻小说 行星风暴(一) 郑重  

2010-07-18 22:0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篇科幻小说    行星风暴(一)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地点:银河系猎户座E星P城。时间:猎户纪年10年。星球振动频率:C级。

志龙一夜未睡。他被噩梦惊醒后,两只充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住桌子上那幅油画——这是女儿芸的杰作。画作反映的是一个两手抱头,充满绝望的人正在尖叫,他的背后是黑色奔涌的河流和血红色的天空,尤其是那张因恐惧和痛苦而格外扭曲的脸,乍看像一个骷髅那样怵目惊心。更让他匪夷所思的是,芸把这幅画命名为“尖叫”。

“芸,我的女儿,你在哪里呢?”想起自己的女儿,志龙不禁眼含热泪。

窗外的天色灰暗低垂,不见一丝阳光,令人感到非常压抑。他从柔软的沙发里抬起有些僵直的身子,感到全身每个细胞似乎都要分解了。电视墙上的视频充斥着希尼罗大陆的各大民航机场正在关闭的画面,到处是躁动不安的人群和各方人士的抱怨声——他心烦意乱地关掉电视,把一杯隔夜黑咖啡一饮而尽。

作为一个地质与气象科学家,他还从来没有这样焦躁过。近来E星地质活动太反常了。雷岛埃菲德火山持续喷发的壮观场景,盘旋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万丈火焰裹挟着厚厚的火山灰升腾到8千米高空,形成了蘑菇般大大小小的火山云,在星球大气环流的作用下以排山倒海之势,正高速飘向希尼罗大陆。昨晚上顶头上司老 K的电话都要打爆了,让他无论如何都要结束休假,马上返回气象中心工作。

不知怎的,志龙昨晚上的心情很糟糕,他有些生硬地拒绝了老K让他提前结束休假立即返岗的指示。他感到心烦意乱。其实志龙并不是一个对工作缺乏责任心的人,正相反,这几年他经过实地考察,在大气环流研究领域撰写出的论文就有十多篇。

志龙的家里出大事了——他唯一的女儿芸丢了,芸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说不见就不见了,警方认为是不明原因失踪。在他看来,这个结论实在荒唐之极。他是科学家,从来都讲究科学实证,没有证据的结论属于荒诞,物质是不灭的,再说刚失踪两天,难道就找不着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怎么能没有证据呢?

自从他十年前离异之后,女儿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和心灵支柱。如今他的精神支柱突然凭空消失了,他怎能不上火不着急?

想起自己的宝贝女儿,志龙又心里感到一阵揪心刺痛。芸是个美人胚子,天生聪颖,个子高高的,体质也极佳,酷爱绘画和摄影。但她对学习却不大上心,尤其不爱上学听课,经常利用上学时间独自一人去野外郊游。志龙作为家长,起码也是管教不严,为这事他没少挨学校老师的数落,有好几次芸的班主任还特意赶到气象中心找他,商谈怎样教育孩子的问题。

说实在的,志龙一开始还没怎么把老师的话当回事。教育工作者总爱小题大做,危言耸听。你老师说我的女儿不爱学习,那怎么解释芸每次考试时,每门功课都是A的成绩呢?

关于这一点,芸的班主任也直摇头,这位女士无法解释,更无法理解。是芸智商高吗?还是她每次考试取得的好成绩都是命运之神对她的关爱呢?

前天,芸在桌子上给父亲留下了一张纸条,大意是要和几个朋友去看火山喷发,拍几张一辈子难得的大自然壮观图景,她会注意安全,让志龙不必挂念——并叮嘱他一定看看她前两天画的那幅画。志龙一直觉得芸从小在性格和思想上就有些与众不同,有些怪异,就拿她的绘画来说,反映的符号抽象而怪诞,让人觉得很模糊、很神秘,不大清楚要表现什么具体而明确的主题。

现在,这个孩子又一去不归,她究竟是怎么了?

但是正应了那句古话“人有旦夕祸福”,从前天晚上开始,芸的手机就打不通了,芸的几个朋友的手机也打不通了。志龙忧心如焚,只好报警。但是在火山猛烈持续爆发的情况下,警方又能做什么呢?

志龙的耳畔似乎又响起了女儿芸那优美动听的吟唱声:““蓝色的天幕上全是星星,诉说着无尽的思念;有一颗星呵,是我们的家乡E星,古老的文明是滋润我成长的希望。亲爱的爸爸妈妈,我要在这星空独自飞翔,但是前方的道路还太长太长……”

雷岛四面环海,靠近E星北极,位于希尼罗大陆的西北方,是通向北极圈的战略要点。P城坐落在雷岛的西北方,而雷岛爆发的火山灰随着E星自转方向飘移,大多飘向了东南方向的希尼罗大陆。P城因祸得福,倒成了不受影响的“世外桃源”了,按老K的话说,雷岛把灾难输出了。但无论如何,作为一个资深科学家,志龙认识到火山喷发具有极大的危险性,尤其是近距离的观测,强大的火山熔岩和灰尘极有可能危及生命,芸实在是太不听话了,他必须找到自己的亲骨肉——芸!

志龙决定马上行动,动身去雷岛埃菲德火山。谁料还没出门,消防局的官员就来敲门了,原来政府正在派人挨家挨户送简易的防毒面具。消防局的官员强调说,吸入火山灰会极度危害人体健康,要求居民尽量呆在家中不要外出,如果外出就必须加强防范措施。

为了找到女儿,志龙豁出去了。他活动了几下身体,调整了状态,戴好面具,准备了一些野营生活用品,就发动越野车,开足马力,冲出城区,沿着盘岛高速公路向火山方向驰去。

这条高速路是全岛唯一的交通干线,平时塞车是家常便饭,今天却空无一人,安静得出奇。雷岛地势起伏不大,从远方就能瞭望到东南方向粗大的蘑菇状烟云。天空灰朦朦的,好像要下雨了,远方的天际似乎滚过阵阵雷鸣,间或出现几道闪电。越向前开,越感到大地似乎有些颤抖,志龙的坐驾是一台八十年代出产的老爷车,使用历史已经很久了,小毛病常有,但发动机还算强劲。

天色已渐渐变暗,志龙从车窗外能够清晰地看见漫天飞舞的火山灰。志龙能感觉到整台车子好像正被大量的颗粒急骤而密集地击打!上帝好像正在用一个筛子,把细细的沙尘粒迅猛而连续不断地洒向大地。

天色似乎越来越黯淡了。志龙握紧方向盘,全速前进。马上就要进入火山区了!忽然,志龙感到越野车猛地弹跳起来,车窗的前方瞬间腾起一片尘雾,成了盲区,刹那间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翻滚的沙尘——这是公路上覆盖的厚厚火山灰受到汽车前进的气流冲击而突然发生的物理性反应。他只好猛踩刹车,想把车子稳稳停住,但是事与愿违,越野车不受控制地向前继续打滑,突然又被什么东西重重地碰了一下,如同一个旱冰场上的蹩脚运动员般,身子一歪,猛然向前栽倒了。

志龙驾驶的越野车向前打滑之后,速度未减,似乎又撞上一个类似隔离墩的东西,一个侧歪就彻底翻车了。

志龙随车体旋转了180度,脑袋重重地磕在了挡风窗上,耳畔似乎响起了玻璃碎裂声。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前额流淌下一股带有热温的浓稠液体,他稍稍定下心神,用手一擦,是鲜血!此时,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冲进他的鼻腔——车漏油了!他恢复了知觉,感到四肢没有受伤,就赶紧松开安全带,使尽全力踹开已经变形的车门,连滚带爬地逃出越野车。

志龙刚刚冲出越野车趴在地上不到几秒钟,他的身后强烈地发出一声闷响,随即爆裂出一团火球,越野车爆炸起火了。在漫天的火山灰雾形成的暗夜之中,犹如突然凭空燃起一团火焰,就四散熄灭了。

志龙感到自己身后的气温陡然上升,一块残破的车皮打着转儿,贴着他的头顶子弹般飞了过去。真悬哪!

志龙暗自庆幸的是,防毒面具居然完好无损!

待烟雾稍稍散去之后,志龙目睹了自己爱车的最终结局:一堆七扭八歪的、乌黑色的、尚且冒着余烟的废钢烂铁。

志龙发现,无独有偶,一个车胎滚到十几米开外,和一段长条状的驾驶杆以及车体本身,似乎形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志龙的心像突然被问号刺穿一般,颤抖不已!

这难道是天意?车子完了,我现在还怎么去找芸?而且火山地区这么大,又能去哪里找呢?

一阵霹雳雷电滚过了大地,大地震颤不已。志龙感到一阵阵头昏脑胀,心跳加快,眼冒金星,思维显得迟钝而麻木。

他不禁暗暗告诫自己:千万挺住,别晕倒,过了这一关就好了。

抖了抖满头满脸的灰尘,费力地抬起头来,他感到整个世界仿佛静止了,全身的血液突然凝固了,他被眼前的火山景象彻底震慑了。

埃菲德火山顶上,电光狰狞的爆炸闪耀,炫目的强大闪电自天空力劈而下,把黑漆漆的天幕撕裂为数十道大大小小的碎块,地面喷发的熔岩火柱喷泉般直冲九霄,竟然和天空的雷电融为一体,火舌四窜,游走不已,宛如在混沌夜幕中一条条张牙舞爪的金蛇,咧开血盆大口,要吞噬这星球的一切生灵。地下之火和天空之火合二为一,势头更加凶猛,空前浩大,使得埃菲德火山完全成为了烈火与闪电的王国,周围的氧气也变成强大的助燃剂,空气被烧灼得滚烫滚烫,形成了一片巨大无匹的橘红色的不断翻滚的火烧云团——志龙在心灵中似乎听到了大自然正在发出歇斯底里地尖叫。

很明显,在这个巨大的死神炼狱之中,志龙热汗淋漓,他感到自己的呼吸非常艰难了,而且视力也越来越模糊了。毫无疑问,火山爆发的结果,就是制造了一个以火山为圆点的恐怖的“小真空地带”,没有氧气即意味着窒息和死亡的降临。

志龙的神智似乎也越来越恍惚起来,用尽全力,挣扎着拽开防毒面具,一股浓重而浑浊的热浪,夹杂着刺鼻的氧化硫味扑面而来,封堵了他的呼吸,使他差一点儿完全窒息,恍恍惚惚之间,志龙的眼前浮现出了女儿芸那张柔美的笑脸,耳畔似乎又响起了她那优美而绵长的吟唱:

“蓝色的天幕上全是星星,诉说着无尽的思念。有一颗星呵,是我们的家乡E星,古老的文明是我成长的希望。亲爱的爸爸妈妈,我要在星空独自飞翔,但是前方的路还太长太长……”

志龙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同时。他希望自己千万不要睡过去,他知道,一旦沉睡过去就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

志龙感到自己的意识进入了一个“黑洞”,正在高速旋转中晕眩。

他恍惚看见自己正穿过一片火海,熊熊烈火烧灼着自己的肉体。他极力挣扎着想奔出这人间炼狱,突然一头浑身是火、长着巨大尖角的怪兽,朝着他吼叫,妄图吞噬他。他竭尽全力与怪兽搏斗,与它死拼,但是怪兽还是抓住了他……

接着,他被怪兽挟持着飞向高空,周围是无数闪烁变幻的流星……

志龙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那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渺茫又虚幻。他极力集中精神,想寻找那声音的来源,却感到自己仿佛置身在无限的虚无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昏迷之中的志龙感到有水滴在脸上。他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好似被粘住了一般;他想抬起手,可是手臂仿佛被千斤巨物压着,休想移动分毫。

他觉得自己的口中被人塞进了一颗小圆球,一股强烈的薄荷气味散发出来,直冲进他的大脑。他逐渐清醒过来。

志龙最先恢复的是听觉。一声声充满亲情的呼唤刺激着志龙的耳膜,他的大脑开始接收信号。它找到了眼晴。经过反复努力之后,眼皮慢慢地张开了,一片明亮的光线射进脑际,虚无消失了。

志龙想揉揉眼睛,但是无力移动胳膊。他试着张了张嘴,僵硬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

志龙睁开双眼,看到一束光——这是一束蓝色的柔光。自己正在这束光中,他睁大惊奇的眼睛,原来女儿芸正焦急地坐在他的身旁, 泪如雨下,泪珠滴在了他的脸上。

“芸——我的女儿!”

志龙想喊出来,却发不出声。他觉得这束蓝色的光正在越变越大,笼罩着全身,使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轻如鸿毛,如同丧失了实质一般。

然而他的心里感到滋生了一股强大的暖流,意识也较平时格外的清醒。

“芸你究竟怎么样?这是哪里?你我为什么会在这儿遇见?”

看到自己的父亲清醒了,芸感到如释重负。面对来自志龙心灵内的一连串疑问,芸温柔地笑了:“爸爸!我很好!这是在雷岛八千米高空——埃菲德火山山口上!”

“什么?在埃菲德火山的山口上空?”

志龙完全震惊了,他的大脑嗡地一声,觉得自己的每个细胞差一点爆裂,这怎么可能?他简直不敢相信女儿的话!惊愕之余,志龙仿佛感到这很可能是一个梦——他正在梦中和女儿相见。

志龙感到自己的视神经正在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他向下一看,蓝色的光忽然退去,四周瞬间变得透明。在自己身体的正下方,埃德菲火山正在汹涌澎湃地喷出大量的熔岩和火山灰气体。

忽然,志龙的内心如同被重锤猛烈敲击了一下——从八千米高空俯瞰,火山喷发的姿态和情景震撼人心,好似一张因恐惧和绝望而极度扭曲的人脸,怎么这样眼熟呀?

对了!像是那幅画——正是芸离家前画的那幅“尖叫”!

芸完全明白父亲的惊愕之情,她的神态平静如止水,全身又沐浴在柔和的蓝光之中,轻声道:“爸爸!这是真实的画面,凭借E星当代的科技水准是根本无法看到的,怎么说呢,你无法想象,因为你现在处在一个和E星完全不同的世界——这是一个在各方面都远远超越E星的世界。”

听到自己女儿的话,志龙觉得他作为一个科学家的思维已经变得越来越迟钝和迷茫了:完全不同的世界?难道这是一种什么暗示?抑或是某种神秘力量的展现吗?

志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震撼,他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他完全不相信自己只有17岁的女儿——那个只会逃学和撒娇的小姑娘能说出这样的话。刹那间,似乎符合逻辑的理性思维已经消失,而眼前的景象来自于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魔幻般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