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科幻小说 行星风暴(二) 郑重  

2010-07-18 22:0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志龙感到女儿芸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芸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美目晶莹闪亮,透出一种专注,一种宁静;不骄不躁,却洋溢着平稳深邃的热烈;不怨不怒,却流露出包容一切的博大。

志龙整个身体都颤动不已。他感到这就像是一种辉煌的仪式,有一种发自生命体本能的挥洒。

此时此刻,芸的身体被阳光透射,通体透明,脉络清晰如画,如同一个至高境界的生命展示她的内部世界,一尘不染,经络优美。他恍惚间,觉得自己的女儿好像一个下凡人间的美丽的天使。

志龙忽然想起了秋日阳光中的白杨树,她与朝阳和谐,与落日也和谐,站立的姿势高雅优秀,美轮美奂,你若细细端详,便可发现那是一种人类无法模仿的高贵姿态,令人惊羡。

芸——她丰富灿烂的恰到好处,浑身披满了光的色彩,这是一种庄静,一种高远,一种永恒,这绝非凡间之物,她展现的是一颗神性的灵魂,超越人类的灵魂,高远而深邃的灵魂。

“芸……”志龙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心灵的震撼,他睁大了吃惊的眼睛,挣扎着叫道,“你,你还活着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怎么说呢,爸爸,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芸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只不过,你看到的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从严格意义上说,我并不是E星人类之一员——我们生来就把整个银河系作为自己的家园,我们的最大成就和最高境界是通过对真理的探索,追求获得和宇宙对称的灵魂,由此,心胸变得辽阔而平和,从而对这个无限存在永恒包裹着我们的伟大宇宙,献上发自内心的由衷敬意,因此,我们将来到E星球视为自己的责任……”

“将来到E星视为自己的责任?你……”志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的话。

芸微笑道:“在这有形态的宇宙内,一切生命都依靠形体而生存,就算微若空气,也是有形体的,只是人类肉眼凡胎,无法看到而已,而真正的符合宇宙真理至高境界的生命,是无需依赖任何形态而存在的,它是一种伟大而庄严的精神能量体,当我按照伟大造物主的指引来到E星球时,我选择了你——做我的父亲,当然还有我的母亲。因为你们和常人不同,你们的情感和精神产生了一个特殊反应,导致了DNA突变,这种反应是我们所需要的发射出来的一种波状物质,新的救生信息实际上就藏在E星的潜意识中,换句话说,选择了你们,就等于选择了能指引 E星球进化的精神力量。

“你挑选了我们?”

志龙内心波涛汹涌,激动不已,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可是你母亲,她——她走了,无情地离开了我们,任我怎么挽留都不行……”

“因为你们命中本来就不是夫妻,爸爸!”

芸沉声道:“我选择你们做我的父母,当然是因为你们的精神因子更加符合我诞生在E星的需要,当母亲的爱成为我进化的障碍时,她自然就不能留在我们身边……”

“你说什么?你母亲的爱成为你进化的障碍……”

“爸爸,你不知道,你的妻子,我的母亲,她并不理解我的成长,你还记得吗?当我两岁的时候,就开始用蓝色和紫罗兰色涂抹一些东西。心理学家检测我涂抹的结果,说这个小孩可能正试图画出一种人散发出的光环,我的母亲却认为我患了忧郁症!还不到三岁,我就可以告诉你们一些关于宇宙的知识了,可母亲却逢人就说:‘芸能说出太阳系所有行星的名字,甚至是人造卫星的名字;还能数出星系的名字和数量。起初,我发现这有点令人毛骨悚然,我想我的女儿是不是精神病!’她武断而专横,禁止我看一些天文书籍和宗教书籍……难道这些你都忘了?”

听到女儿一席话,志龙记忆的闸门打开了,全部心神又回到了以前的岁月,他想起来了——芸小时候确实是有些叛逆,她无法理解绝对的威权与服从,对无法发挥创意的活动感到挫折,无论在学校或家里,对于作事的方式,她总能提出更好的方法,但大家觉得她是一个很不听话和很不乖巧的孩子,她太出格,是一个“系统或制度的破坏者”。

“母亲总是限制我,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对我理解和解说抽象事物的能力感到大惊小怪,把我的创意和行为简单地归类为‘反社会’,她的母爱令我感到非常痛苦——她已经妨碍我的进化了,她的离开时必然的,这也是造物主的旨意。”

芸的声音悦耳而悠长,仿佛从遥远的宇宙边缘传来,但是芸却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志龙震惊道:“这么说当初是你选择让我们走到了一起,又选择让我们离开?”

“爸爸!妈妈的离开并不是你看到的,她和另外的男人私奔了,这只是一种物质幻象,实际上她并不是E星人,而是回到了峁宿星系,她的家乡,因为她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星际使命!这一切都是为了E星球的进化,你们孕育了我,却做出了极大牺牲,这就是宇宙之爱,这是一种超越人类狭隘心胸的大爱!大爱就是一种付出,你很痛苦,但很快就会明白这一点!”

刹那间,志龙内心极度震颤,说不出话来了——原来自己的婚姻中潜藏着如此复杂的秘密!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婚姻意味这一种深沉,更是一种深沉的美,而美是照耀人生苦难的一种光明,这种光明在妻子离开自己的时候曾经消失过,他曾陷入无边的黑暗和痛苦之中,但是现在这种光明又仿佛出现了,就如同火炬般被重新点燃了。

芸睁着一双清澈、成熟、智慧的眼睛,轻声道:“近百年来,E星星球的震动力一直在稳步上升,这是E星生命体的自我蜕变,自我升级,也是E星人类进化的必经阶段。”

志龙在震惊之余,他逐渐复了一个科学家的理智,问道:“星球的自我升级?也就说你的那幅画意味着——你早就知道火山的喷发?”

芸沉吟似水,平静道:“是的!埃德菲火山的持续喷发,就是E星自我震动的结果,那幅画只是一个启示,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你必将来到埃德菲火山!爸爸,你毕生致力研究的E星,她不是死的,她本身就是生命,是一种星球型宇宙生命体——你们人类太渺小了,生活在上面却全然不知!在不久的将来,E星这种生命形式将面临一次伟大的空间转换,从本维度空间将升级到高维度空间,这是宇宙发展的必然规律,当然转换的过程虽然有些痛苦,但是转换一旦结束,就是凤凰涅槃般的新生!E星人类将进化为新的种族,并真正成为文明复兴后猎户座太阳系的忠实守护者。”

志龙觉得神智有些恍惚——他现在从来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是真实的,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身处梦境,但又强烈地感到自己的中枢神经从来就没有这样清醒过——芸就在这里,就在这里和他对话,而这里正是埃德菲火山口八千米的高空之上,一时间,他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芸沉声道:“我们对E星人类世界洞若观火,自私和贪婪的本性驱使他们拼命去追求财富、金钱和权势,不择手段去恃强凌弱,巧取豪夺,以满足一时的所谓尊荣,在不断的成功与失败之间挣扎着,生命处于毁灭和重建的怪圈之中,人类被表面物质外象的发达所迷惑,道德和精神的极度萎缩和退化,早就迷失了正确的人生方向——这将严重影响E星生命体的宇宙升级,人类如不知改悔,必将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志龙惊异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芸轻声说道:“E星的生命存在体是活在本维度空间里,按照星球生命进化的原理,猎户座太阳星系即将进入高维度空间,也就是说E星球即将转形进入高纬度空间,这是星系的大进化。但是,将E星球推入高维度空间的能量,是来自于E星球人类的精神进化,因为不是环境造成人去演化,而是人的精神进化决定了一切外在环境的演化……”

志龙的心头仿佛有一颗千斤巨石,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他打断芸的话,问道:“你是说,由于人类的道德堕落和精神萎缩,我们E星不能安全地进行这次转换了?”

芸柔声道:“至于E星球是否真正安全地进入高维度空间,这是谁也无法预测的,因为决定权在全体E星人类的身上,人类的精神境界不高,就无法形成强大的力量以保证E星本身的进化。未来E星球表面会有更大的变动,这些只是E星球本身重新设定能量场以适应将来巨变的过程,顺便也警告人类,你们已做了太多破坏E星大自然的事,该是深刻反省之时了——也说明人生的意义不在于强权、掠夺和对物质财富的占有,唯有内在灵性的完美才是人生真正的目的。”

志龙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芸,她还是那么美丽、天真,和以前样子别无二致,但是她所说的话却是自己闻所未闻的,充满着无限的哲理玄机。不知怎的,他为自己拥用这样的外星女儿,内心升腾起一股无比的骄傲和自豪感。

“爸爸!我们现在正严密观察埃德菲火山的情况,并力图为它设定和调整新的喷发尺度——但是,未来是难以预测的,E星巨变将不能保证全体人类的安全,然而E星文明的火种将会传承不息。”

“爸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我就要离开E星了!因为你的精神世界尚且无法适应高频率震荡的星球,所以你不能跟女儿走,不过,你和千百万具备高尚精神力的人类一样,将通过自己的修行,具有最后的跃升能力,随E星完成这次伟大的转换!”

   “爸爸!最后质变跃升的时间即将来到,万能的造物主深爱着他们的每一个孩子,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安然度过这次转变,希望孩子们从此过上充满爱与和平的生活,希望星际间生命从此情同手足,希望届时人类生活只有一个目的——传承永恒的真善美及智慧文明。”

此刻,志龙的心情极不平衡,思绪的狂澜猛击着他的心房。他的女儿芸仿佛就是为了E星的进化而诞生的,她从来就没有享受过真正的人类生活,而生活就要离她远去了。

她,今年只有17岁,她只和自己的父亲相伴17年,这一别,将成永诀,给志龙留下的将是无穷无尽的思念和回忆……

这些都是多么遗憾啊!

也许,曾经是自己女儿的芸,就要带着这些遗憾离开E星了。

或许,这就是她的终极命运。

郑泰关切地说:“指令长!告诉我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知道的,你就说吧!”

志龙闭起眼睛,眼前似乎浮现出女儿那苍白而痛楚的微微一笑。

志龙示意女儿坐近些,说道:“芸,为我唱只歌谣吧!”

芸坐在自己的父亲的身旁,轻声地哼唱起来。

“蓝色的天幕上全是星星,诉说着无尽的思念。有一颗星呵,是我们的家乡E星,古老的文明是我成长的希望。亲爱的爸爸妈妈,我要在星空独自飞翔,但是前方的路还太长太长……

芸尽量希望自己唱得平和些、欢快些,可是她做不到,无论怎样她都做不到。

唱着唱着,她竟然哽咽起来。

泪珠,一滴又一滴地滚落着。芸不去擦,只是哽咽着,唱下去,一直唱下去,仿佛这样能够留住亲情似的。

志龙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女儿那泪如泉涌的脸庞,低声道:“你知道,我心里一直疼爱着你,梦想我有一天能够看着你手捧鲜花,走向婚姻的神圣殿堂,膝下绕孙,共享天伦!现在看起来,这只能是一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梦了。”

芸把他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上,哽咽道:“爸爸,你——你别说了……”

芸也伸出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父亲那枯瘦的脸庞,不禁心似刀绞,痛苦之极。

志龙不明白,既然伟大的造物主造就了生命和亲情,为什么又要夺走它?

志龙不禁热泪长流。

志龙意识到,超脱于人类利益之外,带着人类的全部困惑和痛苦,去解决人类的终极命题,这需要一种高度,一种辽阔,一种肃静,一种敬畏,去与天地对话,与万物对话,与永恒对话。

志龙觉得自己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也不愿意数着几张钱票消费苍天给自己的有限时光,他需要登高,需要望远,需要面对整个宇宙做一次灵魂的深呼吸,需要从精神的天空带回纯净的白云,擦拭自己琐碎而陈旧的生活,擦拭缺少光泽的内心……

志龙感到自己的目光和灵魂正渐渐变得清澈、宽广,绿色越来越多,白云也越来越多……  

志龙抬头仰望,在埃德菲火山口上空,一只银灰色的飞碟正在翱翔。他知道,自己的外星女儿芸正在那里,也正在离开那里……

志龙的耳畔不禁又响起芸唱的那首歌谣,他感到这样的美是谁也消灭不了的,因为真理就是美的最高哲学。人生苦短,它是一种无法摆脱的忧郁,一种无法摆脱的美。

“蓝色的天幕上全是星星,诉说着无尽的思念。有一颗星呵,是我们的家乡E星,古老的文明是我成长的希望。亲爱的爸爸妈妈,我要在星空独自飞翔,但是前方的路还太长太长……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