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大海啸 郑重(原创)  

2011-07-06 22:4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篇小说:大海啸      郑重(原创)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那好像是一只手!

是的,不错,那是一只小孩的手!

千叶子揉了揉被泪水模糊的眼睛,不顾一切地扑到废墟旁,浑身颤抖着,一把抓住了那只手——原来这是一个被埋在瓦砾中的布娃娃!

千叶子一头瘫坐在地,两只眼睛茫然地看着远方灰蒙蒙的天空,似乎全身的每个细胞都随着那场史无前例的大海啸而破碎。

这两天,39岁的千叶子一直沿着多贺城破损的河堤,跌跌撞撞地行走着,遇见别人就深深鞠躬,四处打听,漫无目标地翻动着每一块废墟下的碎砖烂瓦,怀着一丝渴望,一丝假想,一丝希冀,焦虑地、苦苦地寻找自己遗失的女儿——她在海啸那一刻永远地消失了。

强大海啸来临的那一幕,那一刻,如同一道深深的刻痕,永远凝固在这位母亲的心上。

前天,千叶子刚刚送走了在核电站工作的丈夫,开车来到多贺县城边,载着自己的7岁的女儿佳代子和邻居的小姑娘优子在海边公园的大堤上玩耍,这个季节天高云淡,海阔风清,非常适合孩子们的健康成长。

可是,当她们刚刚下车,脚还没站稳,一个意想不到的场景发生了!

原来晴朗的天空猛然昏暗了,如同被整个罩上了一层薄纱,远处的天边似乎裂开了一道极其炫目的闪光,滚过一阵惊雷般的巨响,接着狂风骤起,大地剧烈地摇晃起来,堤岸的人们如同中了魔般,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啊——是地震!蹲下,快蹲下!”

大堤上的人们互相焦急地呼喊着,奔走不已。千叶子搂着两个小孩,一个前扑趴在地上,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在她眼中,整个海防大堤如同一条受到电击的褐色的蛇,扭曲狂舞。

“各位市民请注意!请注意!”

忽然,堤岸高架线上的高音喇叭突然响起了急促地声音,一位女主播万分焦虑地播送道:“海啸马上就要到了,海啸马上就要到了,请马上向内陆转移——请马上转移……”

千叶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但是她听得明明白白,怎么,海啸要来吗?

岸堤上的人们,先是一怔,接着如同发了狂一般,冒着余震,晃晃悠悠地站立起来,开始拼命向大堤下跑去。

“上车!”

千叶子心中念头一闪,她立刻让两个小孩爬进车内,然后以最快速度钻进驾驶室,发动汽车。

糟糕!

汽车打不着火!

她一次又一次地踩下离合器和油门,汽车的黄色指示灯总是亮几下,然后就熄灭了。

千叶子恼火地想到:真是急死人了!唉,这台老旧丰田车的化油器很长时间没给清洗了啊!要是有时间清洗一下,就化险为夷了!

千叶子清楚地知道,如不能尽早地发动汽车,必是死路一条!

“海啸马上就要到了!请大家马上向内陆撤离,快撤离……”

就在高音喇叭播送第十遍的时候,千叶子的座车终于发动了——上苍有眼!

她喜极而泣,来不及擦一把热泪,就一脚油门踩到底。小汽车如同离弦之箭般飞了出去。

当千叶子开车低速经过逃难的人群时,她的心如同针刺般难受。她永远忘不了向她投射过来的一双双眼神,那不是一般的眼神——那种对生的渴求与对死的恐惧,充满末日般的绝望和痛苦。

千叶子她知道,她这时候是绝不能停车的,即使停车也救不了几个人。她的精神高度紧张,全身的细胞都鼓涨着汹涌的大潮,驾驶着汽车一路飞驰,超越了许多步行和快跑的人们,追着前面的几辆车向着内陆方向奔逃。

“妈,你快看!”

顺着女儿佳代子手指的方向,通过汽车的反射镜,千叶子看到身后有一线横亘无际的巨大银色光芒切开了灰暗的天幕,刹那间照亮了这内陆的一切。

银色光芒开始宛若一道细长无尽的白线,尔后突然变得膨大无匹,变成了一道广阔无垠的万里惊涛,滚翻着能量涡漩,把虚空裂破。立刻,上千平方公里的空气震撼起来。

狂烈的海浪掀起的风暴所过之处,声势惊天动地。陆地上上的一切:房屋、树木、汽车、电线杆、路障犹如玩具般地反滚起来,在惊涛骇浪中激烈的碰撞着、追逐着,产生了猛烈的啸叫,释放出毁灭性的能量,一波又一波地飞速扩展着。

“绝不能让海啸赶上!”

千叶子倒吸了一口冷气,暗自下定决心,她屏住呼吸,握住方向盘,猛踩油门,驱动着汽车向前猛冲。人群、房屋、树木、泥石流形成了无数急旋,汇入浩荡无比的狂飚之中,向她们越逼越近。

“轰!”

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浊浪已经超越了汽车的右前方,以时速30公里的速度,猛地拍上了一辆逃跑中的小货车,使这辆小货车以一个冷酷的抛物线方式撞向了一座三层小楼,瞬间支离破碎,被汹涌的巨浪吞噬了。同时,空气冲击波使千叶子的汽车颤抖了一下。

数尺高的巨浪横扫而来,右边的一扇车窗被强大的气流冲裂,并把小汽车的尾部掀了起来。

眼看就要在劫难逃了!

千叶子冷汗淋漓,她意识到不可能和海啸赛跑了,眼见已无法逃避了。但是,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她急中生智,一咬牙,一个左舵,把车子开进左前方的两座小楼之间的窄巷内。

就在车子刚刚停稳的一刹那,巨浪到了。汹涌的海水猛然灌了进来。在孩子们的惊叫声中,汽车瞬间变成电梯一般,向上浮起至约2层楼高,车体与两边的墙璧发生激烈的碰撞和擦划,发出吱吱嘎嘎的恐怖之音。由于有两旁墙壁夹着,虽然海水很高,但车体基本浮在水面上还算平稳,才免于翻覆。

在千叶子的眼前,是一幅极其恐怖的画面:前后都是翻滚的黑浊的海浪,被掀翻的房屋残骸、碎石、和翻动着的汽车随波逐流,一些溺毙者的遗体时隐时现,衣衫破碎,面目狰狞,宛如人间地狱。

“妈妈!妈妈!我怕,我不要死……”

两个女孩子浑身哆嗦,被吓得大哭起来。

“不要怕!孩子们。”千叶子惊魂未定,她平稳住自己狂跳的心,“现在我们是安全的,马上警察叔叔就会救我们出去的。”

这时,千叶子才想起报警,可是她拿起手机拨号,一片盲音,总也打不通那个报警号码。

“轰!”地一声巨响传来,大片水花升腾起来。

千叶子忙扔下手机,定睛一看,不好!

原来,两面小楼中的一栋已经禁受不起海浪拍击,瞬间碎裂坍塌了,只剩下半堵墙了,她们的汽车即将丧失最后的屏障,随时将变成海涛中的玩具。

“我们必须要冲出去!”

千叶子知道最后的时刻就要来临了——她观察到右边的楼房较高,大约有五层,靠着墙壁还有一段排水管道。顺着排水管道可以想上爬到楼顶。

“孩子们,你们看见那段管道没有,我打破玻璃你们马上爬上去,向楼顶爬!快呀!”

千叶子脱下皮靴,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后车窗砸去,只听“哗啦”一声,玻璃碎了。千叶子又接连砸了几下,不顾手臂被碎玻璃茬儿划出了鲜血,对着两个女孩大喊一声:“快——快出去!”

可是事到临头,两个女孩面面相觑,望着外面翻滚的海浪,彻底吓呆了,谁也不敢动一动。

此时此刻,大量的海水汹涌而来,转眼之间就灌进了车舱,如果再不行动,大家就要一起水葬了。

千钧一发之际,千叶子决定,只有自己率先爬出去,抓住那个管道,再把她们全部拉出来。

千叶子钻出了车子,一个浪头拍得她头晕眼花,她一把抓住了那段管道的把手。回头再看,两个女孩开始惊慌失措,争先恐后地向她伸出手臂。

海水如同一头凶猛的恶兽,已经漫过了车体,汽车已经开始缓慢下沉了,只能救一个!谁先得救,谁就意味着生!

千叶子热泪夺眶而出,她的心仿佛被刀剜着,正一滴滴地流下血来。

究竟先救谁?几秒钟之内必须马上判断!

上苍呀,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们都是弱小而善良的人类,你为什么要这么残酷呀!

 苍白的生命之花有时就在一瞬间凋零,片刻的犹豫,都将是致命的结果。

千钧一发之际,只能救出一个,否则两个女孩子都将失去,必须当机立断!

这时,一个巨浪猛地拍过来,把千叶子冲得差一点儿掉下来,她只觉得脑袋被水里的什么硬物敲了一下,一股带着体温的鲜血——带着温润之气的鲜血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下来。

千叶子左手紧紧抓住管道的把手,两眼一闭,右手伸出去,抓住了一个小女孩的手,猛地一扯,把一个小女孩抱了出来。

几乎同一时刻,她的车子在她的眼前被一个大浪吞噬了,彻底吞噬了。

千叶子没有来得及救第二个孩子,事实上这是绝不可能的。 她只是永远看到了车里的那双眼睛,那是女儿佳代子的眼睛,充满了一种完全地痛苦、哀怨、绝望和恐惧——如同两股燃烧微弱的火苗,在最后一刻猛地一闪——佳代子来不及发出最后的呼喊,就消失在无边的浊浪之中。

千叶子紧紧抓住邻居的小女孩,这时屋顶上伸出了几双逃难者的有力的大手,把她们拉上了高处的屋顶。

千叶子浑身瘫软,蜷曲在地,热泪不受控制地流淌下来——她的神智已经完全麻木了,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然出窍,只剩下一副物质的外壳,生命中的最后一缕生机似乎已经被女儿完全带走了,带到那无边的水世界里。

“佳代子——!”

千叶子忽然鼓起全身的力气,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把周围避难的人们吓了一大跳。有些女人走过来安慰她,但是她只是一味地扯掉自己的头发,一缕一缕地、慢慢地扯掉。

千叶子仿佛又看到了女儿佳代子在临终时刻的眼神——与亲生母亲做最后诀别的眼神。她又开始狂暴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朦胧中,她感到几个人按住了自己的手,接着耳膜旁震动着巨大的直升机轰鸣声,然后就感到眼前金星闪烁,一阵天旋地转,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千叶子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树叶,轻盈的树叶,在浪里头飘呀飘呀,时上时下,随波逐流。天是那样的蓝,云时那样的美,太阳是那样的圣洁和光辉……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自己女儿的身影,佳代子已经变成了一条金色的小鱼,欢快地在自己身边游来游去,并且大声地向她问候。

“妈妈——妈妈!”

千叶子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那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渺茫又虚幻。她极力集中精神,想寻找那声音的来源,却感到自己仿佛置身在无限的虚无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昏迷之中的千叶子感到有水滴在脸上。她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好似被粘住了一般;她想抬起手,可是手臂仿佛被千斤巨物压着,休想移动分毫。

千叶子觉得自己的口中被人塞进了一颗小圆球,一股强烈的薄荷气味散发出来,直冲进自己的大脑——她逐渐清醒过来。

千叶子最先恢复的是听觉,一声声充满亲情的呼唤刺激着她的耳膜,她的大脑开始接收信号。它找到了眼晴。

经过反复努力之后,眼皮慢慢地张开了,一片明亮的光线射进脑际,虚无消失了。

千叶子想揉揉眼睛,但是无力移动胳膊。她试着张了张嘴,僵硬的脸上肌肉完全不能抖动。

千叶子睁开双眼,看到一束光——这是一束蓝色的柔光。自己正在这束光中,她睁大惊奇的眼睛,原来自己正在输液,邻居的女儿优子和她的母亲正焦急地跪坐在她的身旁,泪如雨下,泪珠滴在了她的脸上。在她们周围,还有几个人正围上来。

“佳代子——我的女儿在哪里?”

千叶子想喊出来,却发不出声——只是喉咙里发出一阵咕隆声。

“您终于醒了——可把我们急坏了,您救了我的女儿,可您的女儿……”优子的母亲深深地鞠了一躬,以头触地,哽咽道,“您就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我们非常非常地感谢您……”

“妈妈——妈妈!”

优子小心翼翼地鞠躬上前,用一双稚嫩的小手拉住了千叶子的胳膊,露出天真的眼神,低低地说道:“妈妈你别着急,爸爸他们正在到处找佳代子姐姐呢!”

千叶子仿佛又看到了女儿佳代子在临终时刻的眼神——与亲生母亲做最后诀别的眼神。那一幕是那样的刻骨铭心,那样的魂飞魄散,那样的永世难忘……

千叶子她真想质问邻居,质问他们——她在心里大声喊道: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把优子交给我,让我带她和我女儿一起出去?如果没有优子,说不定佳代子就得救了!

然而铁的事实证明,她在最后关头,救的是优子,而自己的女儿佳代子,在大海啸中永远地消失了。

    千叶子心里忽然感到滋生了一股强大的冲击波,无边的悲伤如同大海啸般轰然而至,把她最后的理智的堤坝差一点儿摧毁!

“不用谢我——这是天意。”她强压着心头的悲哀,喃喃自语道,“我只是尽了自己的力。”

“不!您是一位坚强的母亲,伟大的母亲,无私的母亲”,说话的是一位中年职业女性,她手拿话筒,微笑着说:“我是《东瀛日报》的记者,想采访您——现场很多人都看到,在关键时刻,您放弃了自己的女儿,救的是别人的孩子……”

千叶子低声道:“记者小姐,我没有你想得那么伟大,那么无私……我只是本能的反应——要救人,不管她是谁的孩子。”

“您现在最想要做的是什么?”

“去救我自己的孩子——佳代子。”

千叶子想到自己的女儿,就感到无限的哀伤和内疚:自己给了女儿生命,给了她在世界上生存的权力,然而在灾难来临之中又眼睁睁地让她失去了生命,无情地剥夺了她的生的权力。她感到锥心刺痛!

“我不是一个好母亲,我没有保护好她……我不需要什么采访,我只需要我的女儿!”

千叶子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几天来,千叶子几乎没有在庇护所里度过一个完整时光,寻找佳代子成为了她人生中的主要使命。她找呀找呀,怀着最后一丝希冀,一丝憧憬,一丝期盼……

突然,千叶子看到了自己的那辆车——是它!

它车头向下,如同一个溺水之人,静静地躺在一片废墟上,支离破碎,仿佛正在宣告着一段历史的终结……

千叶子的心头被猛地一击,身体如同风中的残枝,颤颤抖抖,她的两腿像生了根,怎么都迈不开了。

下雪了!漫天的大雪呀!这是三月的飞雪呀!好像是大地凝固的眼泪,瞬间就定格在了千叶子的身上,把她变成了一个雪人,很苍老,很无助……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6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