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现实主义小说 老牛师傅其人其事  

2011-09-28 11:1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过中年,记忆的碎片如同秋风卷落叶一般远去了。而随着岁月的流失,老牛这个老师傅的影像,在我的脑海里却逐渐清晰起来。

说来话长。我十来岁起,我就认识老牛,他是小区物业的师傅,走东家串西家,修修补补,脾气还挺倔,人送外号“牛鼻子”。说实话,老牛的长相的确不敢恭维,脸很长,像个鞋拔子似的,一对细长的小眼睛总爱密缝着,从里面射出两道锥子似的寒光。他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那只大鼻子,很夸张,尤其是抽烟的时候,鼻子一抽一抽的,如同隆起的山脊,还有点斜。

老牛师傅对读书人很是不屑。

“这孩子也真是,我每次来你们家,都看他捧着一本书,有什么好看的!”老牛只要一到我们家修理下水管线的时候,总对我的父母这么说。他一边劈劈啪啪敲打着管道,一边撇着嘴,“还不出去玩会儿,学点手艺也行,别像个傻子!”弄得身为老师的父母好不尴尬。

以前,我总不敢说自己的住址,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家住在燕北市最有名的地方——黑松林小区,人们一提起它,没有不摇头叹气的。

这黑松林小区名字虽富有诗意,但现实却很残酷。它远离闹市地处偏远,属于城市主流社会活动的边缘地带,住在这里的居民大多是城市工薪阶层,楼房的地下室还挤着很多农村移民,有很多令人头疼的事。

这个小区总建筑面积近两千多平方米,有住户三百来家,管理面积大,居住人口密集。宿舍区建成于六七十年代,由于年久失修,设施老化,路面坑洼不平,楼体墙面斑驳脱落,小区的市政污水管线长年无法正常排污,院内经常污水四溢,泛滥成灾,炎夏更是臭气熏天,居民反映强烈。

短篇现实主义小说    老牛师傅其人其事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小区需要维修的活多,物业人手又不够,像老牛那样富有经验的老师傅更是凤毛麟角。我记得那两年间,随着维修任务的加重,老牛忙得脚不沾地,脾气也见长,和居民们有过几次大的摩擦。

那一次是夏天,我们楼前的空地忽然像冒出地下喷泉般,污水喷流,刹那间就形成了一条污水河。有几个下象棋的老大爷、坐在旁边择菜的老太太像洗了淋浴,浑身透湿,骂声不绝。

“咋这一半天才来?你们就是这样服务的?都死绝了啦?”

当老牛师傅带着两个小伙子,扛着两根导管线气喘吁吁地跑来时,冷不防遭到老头老太们的一通臭骂。

当时,老牛鼻子一横,喊道:“咋着?我们刚从小区西头过来,你们鸡一嘴鸭一嘴,还让不让人家干了?”

老牛的态度激怒了群众,几个年轻人上来要打他,老牛哈哈一笑,把地下的污水管线一抽,拎在手里挥舞着:“有本事你们上来,溅你们一身臭水!不怕的上来!”

这下群众傻眼了——他们谁也不敢上前了。

后来,我听说老牛因为这件事,还被扣了当月的奖金。当时,我的心里很爽快——谁让他老当着父母的面贬低我的。

老牛对读书人确实很不屑。

有一次,我进小区,在大门口正看到他独自一人拖着一根大管线蹒跚前行,我就跑上前帮他一起扛。老牛一回头,看见是我,咧开大嘴笑了:“小子,我听你妈说,你研究生毕业了,怎么没考公务员呢?”

我对老牛的灵通消息,一点也感到不惊奇——因为我的父母经常和他闲聊。

“我想接着考博士,岂不闻‘知识就是力量’?”我抑扬顿挫道。

“啪!”

老牛把他肩上的一团管线摔在我的肩膀上,我一个趔趄,差一点就摔倒了。

“你有知识,你就有力量!”老牛笑嘻嘻道,“怎么样?你帮我把它扛回去!”

“你——”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

“你什么?你就是个书呆子……”老牛把脸一沉,变得很生气,“你知道什么!你爸你妈做了一辈子学问,又能怎么样?一个居委会主任都比他们强得多!”

我知道,在老牛的心目中,政府官员、大经理、厂长是他崇拜的英杰。他曾笑嘻嘻地指着我父母家的书柜说:“把这些书都卖了,能值几百?”

我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老牛在我的心目中,一点也不可爱。后来有一段时间,我非常讨厌他,远远看见他就躲着走。

再后来,我就听说老牛出事了。

为了改造危旧小区,小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积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整治。一是每天定时抽排污水;二是加强维护,保证抽水泵正常运行;三是每两周人工掏污清理一次,保证排污顺畅。

其中,人工掏污的活儿最累最苦。老牛师傅年纪大了,身体也有病,但他却抢着掏污,干起活来却生龙活虎,像个小伙子。身先士卒,不分严寒酷暑,白天黑夜,带领专人每天定时抽排污水、掏污清理。

听物业的师傅们说,那一次,小区掏污时排污口冒出滚滚刺鼻废气,使人呼吸艰难。在这关键时刻,在没有防护设备的情况下,老牛手拿铁锹冲在其他人的前面,第一个冲进管道,忍着刺鼻的臭气,一锹一锹地向外掏污,硬是纹丝不动,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出来时大汗淋漓,昏厥了过去。在他的带领之下,工人们深受感动,争先恐后,排除了险情。

老牛被送进医院急救,住了两个星期。

至此,老牛师傅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渐渐变得高大起来。

短篇现实主义小说    老牛师傅其人其事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在他出院后,我代表父母,拎着一大兜水果以及我刚出版的新书,去他的家里看望他。哪知一见面,就是一通狂风骤雨。

老牛师傅对作家也很是不屑。

他很激动。他从床上起身,把我的书扔在一边,用手指着我,厉声斥责我丧失了很多机遇——做官和经商的机遇。那情景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他大声咆哮着,满脸通红,双手颤抖着,好像要把青天捅个窟窿。那一刻,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忽然觉得他把我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似的。

从那一次,我再也没有见到老牛师傅。

岁月如流,转眼一晃十多年过去了。2010年10月小区的环境整治工作全面完工,排污工程得到彻底改造。原本老旧的宿舍小区换上了新装,下雨就变泥塘的土路铺上了柏油沥青,变成了平坦大道,旧楼粉刷一新,闲置空地已成为绿树掩映、灌木环绕、花香洋溢的休憩场所,居民群众每日不必再掩鼻匆匆而过,而是徜徉其间,呼吸着松树林发出的清香,满面舒畅,发出对生活的由衷赞叹——黑松林小区已经实至名归。

我那次刚从外地参加会议回家,出乎意外地看到了老牛的老伴。她告诉我,老牛前年就走了。

她还说,老牛临终前一再嘱咐要把我送给他的书好好保存着,给他们的小孙女看看。一时间,往事如烟,牛师傅那鲜活的形象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竟然说不出话来。

    在人生的记忆中,除非真正刺痛了你的心灵,否则真正留下烙印的不多。老牛师傅是一个真正刺痛我心灵的人——老牛师傅,你在哪里?

短篇现实主义小说    老牛师傅其人其事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173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