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舆论冲击“吴英案”不容小视  

2012-02-20 09:0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舆论冲击“吴英案”不容小视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近一个时期,法学家、经济学家、社会人士各色人等,在报纸、网络、电视节目等各种新闻媒体对“吴英案”发表各种各样的舆论,掀起一波又一波舆论狂澜。

实在看似伸张正义的舆论浪潮里,有多少是真正理性的监督,又有多少是狂欢式的围观情绪发泄?法院的任何判决,是否能“腰杆笔直”地经得起媒体的质疑?司法独立与舆论监督如何平衡,两者的平衡点在哪里?

一、笔者以为,舆论不是“无冕之王”,不是“道德上帝”,不能以监督的名义来随心所欲地冲击法律和人性。

以“药家鑫”案为例。本案一出,舆论就开始“狂欢”,干预司法。2010年10月20日,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驾车撞伤行人张妙,连最刺八刀致后者死亡。药家鑫案之所以引起舆论关注,除了手段恶劣,更大的原因在于案发后他接受采访时说的两句话,“撞伤不如撞死”和“农村人难缠”。

于是,一起交通肇事引发的杀人案,由此,还没经法院审理,舆论就已经喊杀一片。在此期间,有关药家鑫是“富二代”、“军二代”等诸多小道消息经网络扩散到媒体,与被害者张妙挣扎在城市边缘的清贫身世形成鲜明反差。舆论中,真伪难辨的消息构成的贫富、官民之差,强烈刺激着普通民众的神经。

今年日4月22日,西安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药家鑫死刑,但网络民意并未停息。宣判结果一出,法庭外就有围观群众放起了鞭炮庆祝。短短一个上午,仅新浪微博上关注药家鑫二审的帖子就已经超过一百万条,甚至有教授说:“药家鑫一看就是个杀人犯。”

大多数人都认为,只有药家鑫被判死刑,才能证明法律还有公正。但汹涌的舆论浪潮仍未就此偃旗息鼓,即使在二审宣判维持死刑判决后,还有人担心最高法院是否核准,直到6月7日药家鑫被执行死刑。

在这场舆论风暴中,药家鑫本人并不是舆论冲击的靶心,他的父亲一度被舆论指控为部队高官,不论政治权力还是经济实力都足以影响司法,由此,民众情绪遭到巨大的煽动,全都发泄到了药家鑫一家身上。

笔者认为,药家鑫的罪行确实非常严重,且手段残忍,也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按照刑法第232条的规定,判其死刑符合法律规定。但是有一点,在一个法治社会,舆论可以也应该要求法院公正的审判案件,进行合理的监督,但绝不能要求法院直接判处被告死刑或者具体多少年,更不能“株连九族”,不分青红皂白,对被告的家人进行谩骂及人身攻击,这是一种陈旧的封建意识在作怪,实际上是舆论对司法独立的过分干预。舆论不是发泄,需要回归理性。

有网友说:法院做出死刑判决,是舆论的胜利。这看似在赞扬法院,却是对司法独立的误解。一个公正的判决不是为了迎合民意,而是为了忠于法律。

二、笔者以为,要找出舆论监督和顺应民意之间的平衡点,目前,舆论形成了对司法的非理性的不信任,这种监督有很大的偏差。司法机关要对于非专业的民意干扰要勇于排除。

舆论监督与司法独立的博弈是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中的重要问题,也是制衡权力与权利的必要途径。在现有制度环境下,不同的相关利益主体会有相应的行为选择和行为策略:案件当事人欲借社会舆论改变自己的弱势地位;社会舆论则既可能成为司法的最佳监督者,又可能成为妨碍司法独立的干涉者。

有位司法官员说,“判处药家鑫死刑不是迫于舆论压力”,而是“从法律、政治、社会三个效果考虑的”。其实这是个伪命题,所谓的社会效果其实就是民意,而民意是通过舆论来体现的。办案时太过注重所谓的社会效果,尤其在涉及死刑的案件中,法院会非常顾及被害人家属的感受,担心被害者家属闹事上访,一般不敢轻易轻判,这不是司法独立精神的体现。

尊重舆情,尊重民意,是必要的,但是做出一味尊重民意的所谓判决,却是司法逃避责任的表现,背后所体现的是和公审公判一样陈旧的群众运动逻辑。在一个成熟的法治社会里,审判无需考虑社会和政治效果,惟一需要注重的就是的压力曾对司法判决产生过正面或反面的效果,但在目前的环境下,如果司法以独立为由,法治效果,是否符合法治精神。

三、笔者以为,舆论作为外部并不专业的力量,有其局限性,但完全拒绝舆论的监督却更危险。因为,舆论毕竟代表了人民的意志,任何一项违背绝大多数人民意志的判决,是不可接受的。

比如很多法学家和社会学家认为,在目前民营经济举步维艰的情势下,所谓“集资诈骗罪”应该废止。任何时代的法律都要顺应时代的发展而变化,进一步走向完善。

舆论的正确与否,一方面靠媒体的引导,另一方面还在于司法质量。舆论的理性,有一部分要靠司法部门来实现。信息公开透明,才能防止舆论妄自推测;控辩双方都有机会发言,才能防止舆论偏听偏信,在准确信息和全面倾听的基础上,舆论才有可能向着理性探讨而不是情绪泄愤的方向发展。

当然,司法在勇于接受舆论监督的同时,又敢于拒绝舆论的过分要求,敢于说实话,独立判决,纵使舆论一时不理解,它也会反思,进而慢慢找到监督与干涉之间的平衡点。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