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科幻文学论纲》凸显女权主义之困  

2012-06-29 16:4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幻文学论纲》凸显女权主义之困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为什么女性科幻作家和科幻精品比较少呢?中国科幻理论创始人之一、著名科幻作家兼北师大教授吴岩先生的著作《科幻文学论纲》明确指出“女性科幻作家”这一团体的困境。

吴岩在具体阐述作者群体划分界定中,把“大男孩作家”和“女性作家”,与“底层/边缘作家”和“全球化落伍者作家”,似乎放在同样一个讨论层面上,这是为什么呢?

相对于主流文学作家而言,科幻作家从属于边缘化和底层化,也属于全球化落伍作家之一部分,女性科幻作家自然也不能例外,何况她们还兼具大男孩的冲动和天真?

笔者以为,从全球角度来看,所谓女性科幻作家群,也是女权主义者的一部分。女权主义的历史由来已久,但绝不是所谓的经济原因,而是无视造物主规律的一出闹剧。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认为,自由主义的女权主义把争取妇女平等诉诸于人性是靠不住的。而认为男女不平等是由于经济的不平等,经济问题一旦解决了,男女问题也解决了。

笔者以为,这种观点把问题简单化了,经济解放固然是妇女解放的条件,但经济问题解决了,妇女解放也不一定能实现——经济问题只是表象,而深层次的原因是大自然形成的,是由于不同性别的基因决定的。恩格斯指出了经济落后是妇女受压迫的一个原因,但这不是主要原因,其缺陷在于夸大了阶级和经济的作用,而忽略了自然性别的特征。

笔者以为,由于先天基因和智能的差异,女性科幻作家这一定义并不精要,换个称呼叫女权主义作家更为贴切。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来看,女性科幻作家数量少,作品力度不够是不争的事实。从作者可所举的例子可以判断,那就是科幻文学之于女性,完全是女权主义者的一种感情宣泄和释放,女性科幻作家并不是真正具有成熟意义的科幻作家,这种创作恰恰是为了反抗男权话语而发动的。

玛丽·雪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不存在经济问题,过得很富有,尤其是其母被冠以“最早的女权主义者”这样一个光环,更使她名声鹊起。她在《弗兰肯斯坦》做了怎样柔情的描述,但是文本主题还是彻底撕破了这温情脉脉的面纱。也许她曾试图在男性话语霸权中争得一席之地,但终究还是感受到一种强烈、沉重地压抑而不堪忍受。

玛丽所极力反应的、男女两种性别之间的对抗,就是她试图改变现实而不可得的表现。即使在她梦想中,本着一种现实主义态度,还是构造了一个共同毁灭而非皆大欢喜的结局。这是玛丽的无力,也是女权主义的无奈。

男女之间对抗的毁灭,是人类的毁灭,这不是胜利,这是极度的悲哀;假如说毁灭就算胜利,那也是非人类种族和思想的胜利。所以,就算玛丽继承了科幻作家的一点血脉,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权主义者。这种失败,让她在作品中走向文明与理性的反面——这是典型女权主义者的情感和思想反应。

厄休拉·勒古恩是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无论她的故事以怎样的方式叙述,只要构造出一个“雌雄同体”的无性社会——类似于某种外星生命体的方式,而非人类的方式,就等于为自己打上了女性乌托邦的标签。这是一种隐性的妥协,以调和的姿态试图与男性携手共建人类文明。

历史发展的铁律是任何人也无法改变的。早期的女性主义强调女人跟男人平等,接下来,强调女人胜于男人,而发展到勒古恩所在的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所有这些前期激进主义也消失殆尽。这是因为女性科幻作家对此事实确实无力改变,因此不得不转而寻求一种无性社会,以此逃避痛苦,聊以藉慰。

在女性科幻作家群体中,所表现出来的女权主义思想,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同男性对抗,办法只有两个——投降,或共同毁灭;胜利在她们看来是一种无法企及的梦想,她们只能采取极端的方式——共同毁灭,来表明这种对抗到底的态度。二是“雌雄同体”,在某种程度上握手言和,正是因为她们在男权世界的边缘,期望着跟这个世界讨价还价。她们带着诚挚的梦想,带着尽可能多的容忍向这个世界妥协,但是,她们的心理仍然觉得不尽人意,所以女性作家才不得不通过梦想来弥补这种心理失衡。

因此,以高技术的发展及其特色,用来模糊性别属性的观点,便成了女权主义最后的堡垒——她们幻想以技术的进步能够改变人类的基因本性,而这依旧是乌托邦的一个隐蔽变体。

女权主义者总是觉得这是一个以男权为中心的社会,而女性总是受到压抑和摧残。其实在现代社会之中,无论男女,都会普遍感到一种沉重地压抑和情感摧残。

所谓个人受到摧残,其表现就是个人欲望和价值得不到满足和实现,个人内心的欲望永远是被外界强势所压抑,受到摧残。但同时,正因为有这种社会对人的摧残,便普遍地存在着乌托邦式的冲动——对整个世界的幻想性改变,包括性别优势颠倒或雌雄同体。无力改变社会现实的人们,才会退缩逃避进这样一个简单化的精神外壳之中。

其实女性科幻作家应该认识到,这种摧残或者压迫并不是有由于性别,而是人类的社会政治制度特征所致——在由专制向自由的过渡之中,表现得尤其强烈而鲜明。

纵观女性作家所尝试的科幻创作,要么被科幻创作的规律和市场运行的规律碰得头破血流,要么向男性话语进行倾斜,或者完全按照男性话语方式叙述,这似乎都不是经典意义上的科幻——当然,这并不包括未来的新一代女性科幻作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64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