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城市”是怎样炼成的?  

2012-07-08 08:2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城市”是怎样炼成的?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据新闻报道,北京市规划委负责人在介绍关于世界城市和北京城市发展定位研究时说,“在《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至2020年)》中确定的北京城市发展目标定位,第三步正是在2050年将北京建设成为世界城市,而我们目前的工作是以世界城市为努力目标,建设现代国际城市。”

笔者以为,打造世界级的大都市,不是只看你盖了多少高楼大厦,修了多少立交桥,建了多少科技文化园区、办了多少个公司企业……关键是看有无“创新思想”和“创新精神”。

“创新”成为刚刚闭幕的北京市第十一次党代会报告中的一个关键词。报告说,“推动创新发展,就是要解放思想,深化改革,不断创新,建立有利于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把首都发展转向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和管理创新的轨道上来。”确实如此,文化创新、科技创新、社会建设和服务管理创新……一句话,这些创新,离不开解放思想和文化创新,惟有思想和文化创新,才是托举世界城市的第一动力。

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在一次对议会的讲演中说:“少数人可能掌握着打开天宫的钥匙。”毛泽东在庐山会议六年后对彭德怀说:“真理也可能在你一边。”一句话,谁掌握真理,不看人多人少,就看是否掌握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没有思想创新,何谈城市创新?

城市创新的前提是思想文化创新,尤其是作为城市的管理者更要从所谓“多数意识”中解放出来。这种所谓“多数意识”,很可能是在某种政治强权下的屈从意识,数量的内涵价值不大。

笔者以为,城市管理者要创新思路。在思想文化创新上,不是求同存异,而恰恰要求异存同。因为,创新是超前,是出众,是一改故辙,另起炉灶,是独辟蹊径,独树一帜。“独”者,少也。既然是“独”,就不可能是多数。“超前”的也不可能是多数,真理也可能握在少数人手里。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一方是少数,反对彭德怀的一方是多数。可是,少数的一方是正确的。这也无可争辩地证明,即使是政治上的真理有时也会在少数那一边。只要是真理也一定会或迟或早地为人们所接受和掌握。当然,认识是个过程。

因此,对于颇为另类的思想文化,管理者要学会思想创新,要放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权力意识,学会理解与包容,要真正做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然,思想文化何以创新?

创新的努力没有穷期,若想迈步“世界城市”,要在已有的尝试和实践基础上,进一步构建起鼓励创新的机制、体制,从而为城市未来的发展提供足够的原动力。那么,政府到底应该如何才能真正激励创新?

笔者以为,创新需要民主自由的环境、公平正义的制度和细致周到的服务。

莎士比亚说:“真正的花朵并不是开放在花瓶里。”创新的产生及形成气候,离不开一个自由的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每一个企业无论大小,无论国有民营,都能在充分自由的环境中,在同一片蓝天下,自由发挥其主观创造能力。特别是那些草根企业,更应该得到适宜的阳光、养分和土壤,而不仅仅是花瓶和摆设。乔布斯、比尔·盖茨为什么能够白手起家创造世界级的神话?正是得益于这种宽松、自由的环境。

我们目前选择的这个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所谓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庞大的国有经济部门,无所不在的经济管制,政府官员手中所控制的巨量经济资源,以及几乎不受约束的行政权力,共同创造出巨大的权力寻租空间——中国今日所遭遇的腐败并非偶发性的。腐败,必定源于制度的结构性缺陷,特别是基础性制度的结构性缺陷。因此,设计一个公平公正的制度,以及对于制度公平公正的执行落实,同样很重要。政府是否真正放弃部分权力,把自己置于民主宪政的监督之下?市场主体能不能实现公平竞争?强势国有企业会不会以势压人,过度挤压民营企业,从而压制或消灭了了民间的创新冲动?一旦出现国营和民企之间竞争,能不能有一个相对公正的仲裁?这些都需要政府在制定公共政策的时候有一个民主决策和充分的考量。

对政府而言,约束或放弃部分权力,并不意味着政府在营造创新环境上无所作为,而是要约束那些过度过滥的行政介入、权力干预,政府的作为体现在其所提供的细致服务上面。这就要求政府相关部门进一步改变以往那种管制的思路,延伸服务的触角,扩大服务的范围,强化服务的意识,在政府扶持与市场发育之间找到最佳的结合点。

纵观世界,纽约、伦敦、东京等世界城市,之所以能够多年来一直呈现出一种强劲的竞争力和适应性。引领城市发展潮流,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城市都注重创新思想和创新制度的构建。无论是科技创新,还是金融创新,抑或是普泛意义上的社会治理层面的诸多创新,都植根于最基本的制度设计——思想文化的创新,而不是固步自封,或者越俎代庖、过度介入。

说到底,“世界城市”不是一个自封的政治标签,而是全球认可的一个政治经济文化实体。创新实质上思想创新,是政府、社会、民众之间关系的有益调适。建立积极有效的互动反馈机制,推动实现三者之间的良性合作,需要对现有城市管理体制进行大刀阔斧式的改革,需要对各级政府权力的约束,需要提升新闻舆论监督的力量,也需要对不同利益团体的尊重——尤其是对广大底层人民创新热情和切身利益的尊重。

打造世界城市,任重而道远。

  评论这张
 
阅读(107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