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复旦学霸藏书万册是吃饱了撑的?   

2013-11-23 14:5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旦学霸藏书万册吃饱了撑的?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越来越多人的精力被网络和电视所吸引的时代,图书的世界似乎距离大家越来越远了。在书海中生活,复旦学生寝室藏书照走红——近日,网络上一个寝室藏书的照片让人看得目瞪口呆。据新闻报道,复旦大学历史系研二学生陈天翔,他对记者说,自己爱读书,所有的钱都拿来买书,2010年时,向学校申请了一间寝室来盛书,并将其发展成一个私人公益的图书馆给全校人借阅。

照片中,寝室是上床下桌的结构,在图片上变成了书的海洋。床铺上的书高高垒起,一直到紧贴着天花板。书桌上原有的每一个隔层都被书填充得密密麻麻。桌面上也推着不少书,低的地方可能不到十本,高的地方至少二三十本,就是这样,整个桌面也几乎看不到空白——书的海洋。除此以外,屋里还另外添了好几个六层书柜,紧紧靠在墙边。地上的角落还放着好几个装书的纸箱,只留下勉强能让一个人走动的空当。一眼望过去,这间屋子几乎要被书淹没了,只有看出桌子,床铺和书架的轮廓点缀其中。

陈同学的藏书不可谓不丰富,他读的书可能也不少,但是读的书是否全都能够转化为自己的东西,并且能够学以致用,这就是一个问号了。其实,知识分子也是喜欢炫耀的,好像谁有学问,谁读的书就一定比别人多一样,这就是知识分子的虚荣心和面子,而藏书就是一种面子。藏书的目的,不外有两个:一个是比阔;一个是斗富。

当然,这个“阔”与“富”,不一定是指金钱和物质方面,精神也是一种财富,也需要攀比,需要炒作。

知识分子就是这样:当我们坚持理想主义的时候,我们盼望现实主义的好处轮到自己,当我们坚持现实主义的时候,又盼望理想主义的荣誉降临我们头上——这就是当今知识分子最根本的悲剧性。

确实,真正的读书人对权力与金钱的兴趣不浓,他们最在乎的是面子,面子与人格尊严有关,与精神世界的坚守有关——这是读书人最自重之处。最近南京大学的校园话剧《蒋公的面子》在全国各高校红极一时,文化评论家解玺璋先生的评论很精彩:蒋介石未必在意自己的面子,更不在乎文人是否给自己面子,“倒是真拿自己面子当回事的,几个文人而已”。

不过文化人的面子,历来是不值钱的,历次思想改造运动首先要扫荡的,就是文化人的面子。文革时期,让那些平时令人尊重的大教授“洗小盆”(教研室里检讨)、“洗中盆”(全系师生面前检讨)、“洗大盆”(在大礼堂里全校检讨),在众多学生、同事面前,公开交代自己的所谓反动历史、丑陋思想,用最不堪的语言数落自己、作践自己。对于爱面子的读书人来说,真可谓生不如死,难怪几次全校检讨都没有通过的冯友兰、金岳霖私下见面,两人抱头痛哭。

鲁迅当年从不轻易抚摩自己的伤疤,也从不炫耀自己藏了多少书、读了多少书,重在揭出病苦以引起疗救的注意,鲁迅的学问是知行合一的学问,而非书斋里的学术和藏书。当年先生走出书斋搞启蒙,现在我们的自由主义者躲进书斋、大搞藏书做启蒙。这难道不是历史的倒退?

某些精英知识分子为了自己的面子,以自由为旗帜,打着自由的招牌为民众代言,骨子里却是为了自己的自由,这再次说明某些精英知识分子的虚伪。新左派和自由主义者争论的是,究竟谁是中国问题权威的解释者,而非谁最关注那些需要救助的弱势群体。哈贝马斯来中国访问,据说他最关注的是中国社会的进程问题,而非学术问题。摩罗余杰的关注点只停留在浅层的文学层面,除了痛批专制和痛失个人自由外,居然还要给鲁迅加点精神钙片,鲁迅泉下有知不知作何想法。有些人自认为抓住了心灵自由这个利器和法宝,就一劳永逸了,但是脱离了制度层面的配套改革,灵魂改造能达到好的效果吗?

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现如今是网络信息时代,知识爆炸时代,老牛破车式的“藏书”显然不能适应发展时代的需要了。“网络”与“书”是两种不同的知识载体,各有功能。在阅读的世界里,过去使用传统的纸本书籍,如步行走路,而网络出现之后,好比有了汽车可以驾驶。

没有网络时,我们要探索一些阅读的主题或方向,一是你的运气好,碰上一个题目找得到可以咨询的人;二是必须自己痛下苦功,去图书馆,去旅行很多地方。网络“汽车”出现之后,最方便的是可以帮我们迅速地、弹指间就浏览许多景点。所以,在一个已经有了汽车的时代,如果我们坚持要去任何地方都必须步行,那是很浪费时间的事情。

有了汽车,没有理由不利用这种交通工具的方便性,但有了汽车之后,还有的人坚持要坐轿子、要骑马,这就是矫情了,是历史的倒退,说得通俗些,这也是一种文化炒作,或者说,是文化人爱面子的一种虚荣表现,是在时代洪流面前的一种自我灵魂的突围和挣扎。

    

  评论这张
 
阅读(88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