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全球科学小说之“前世今生”  

2013-03-03 07:1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仁威

摘要

笔者认为:科学小说是以科学普及为目的,以小说为载体的一种文学形式,是“科学文艺”的重要品种。

科学小说与科幻小说的目的不同,科学小说的目的是向读者普及科技知识,但其普及的科技知识不能虚构,必须是已有的科技知识或科学假设,以及以此为基础对未来科技发展的推测和预测。科幻小说则不以普及科技知识为目的,重在培养读者的科学想象力。而且,科幻小说中的科学或技术是“想象”的,是有关科技领域的某种“虚构”出来的新发现,并非现有世界的科学技术,是想象的科学或技术对社会或个人的影响的“虚构”性文学作品,“想象”和“虚构”是其中的关键词。

科学小说包涵了科普式科幻小说、科普小说、科学传记小说、科学纪实小说等品种。这四个品种在中国都在发展之中,是科普园中重要的创新力量。

汪志先生长期进行科学小说的理论研究,对科学小说中有许多独到的见解。但是,他把科学小说与科学幻想小说截然分开,却是笔者不能苟同的。他说:“这里所说的‘科学小说’,不包括也不等于‘科学幻想小说’。从上世纪二十年代起,‘科学小说’一词便风行世界,延用至今,在英美,对科学小说和科学幻想小说是不加区分的,都写作‘Science Fiction’字样,原意是‘科学小说’,并无幻想的意思。在俄文中。科学幻想小说则是有‘幻想’意思的。它写作‘Научно-фантастический  Расскаэ’,即‘科学幻想小说’。就现代汉语而言,‘科学小说’和‘科学幻想小说’包含显然是不同的。虽然他们都是小说,但按照通常的理解‘只有具有科学、幻想、小说'三要素,才成其为科学幻想小说 (叶永烈《论科学文艺》)。在我们的现代汉语中,科学是符合科学的,及反映自然社会思维客观规律的东西。幻想是指以社会或个人的理想和愿望为依据对还没有实现的东西有所想象。因此,科学和科学幻想决不可能画等号,‘科学小说’也不应等同于‘科学幻想小说’。

目前,对于科学幻想小说有点各说纷纭,我国也还有把‘科学幻想小说’就译成科学小说的,根据我们中国的具体情况和语言习惯,我认为‘科学小说’和‘科学幻想小说’是应该有所别的。在科普创作的学习和写作过程中,我把这样一种小说形式,就是根据主题的需要,将有关的科学知识(它是目前实实在在的科学原理与学问,而不是幻想,当然有科学依据的推测和科学设想包括在内。)也恰如其分的描述出来,即深化了主题,又传播了科学文化知识,称之为科学小说。它是小说,就符合小说的一切要求,又称‘科学’就有科学的依据。它和科学幻想小说、推理小说、侦探小说、哲理小说等等一样,同属于小说的一种体裁形式。”(汪志,《论科学小说》,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89,12)

科学幻想小说自1818年以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面世为标志诞生以来,经法国人儒勒·凡尔纳和英国人赫伯特·乔治·威尔斯(威尓斯称其为“Scientific Romance”,科学的浪漫幻想),已经作为一种严肃的文学体裁得到确立。

从此,科学幻想小说分为两个流派,俗称“硬科幻”和“软科学”。“硬科幻”把小说的重心放在“科学”上,“软科学”把小说的重心放在“科学”与社会的关系上。

中国科学小说于20世纪初叶由梁启超、鲁迅、顾均正等人引进并提倡。1900年,梁启超翻译了凡尔纳的科学小说:《十五小豪杰》,这部小说并无科学幻想的成分,是一个“地理探险故事”,而是以小说的形式来普及地理科学知识的。

1903年10月,鲁迅翻译出版了凡尔纳的科幻小说:《月界旅行》。

从此,中国人也创作起科学小说来。创作的方向发展为两个方向,一个是循着凡尔纳“硬科幻”的方向发展,发展至今成为以刘慈欣、王晋康、何夕为代表的“核心科幻”,另一个是循着威尔斯的“软科幻”发展,发展成以韩松《红色海洋》为代表的“社会科幻”。

如此,笔者认同现代对科幻小说的这样一个定义:“科学幻想小说(英语:Science Fiction)简称科幻小说(英语:Sci-Fi),主要描写想象的科学或技术对社会或个人的影响的虚构性文学作品。科幻小说是西方近代文学的一种新体裁。它的情节不可能发生在人们已知的世界上,但它的基础是有关人类或宇宙起源的某种设想,有关科技领域(包括假设性的科技领域)的某种虚构出来的新发现。”(科学幻想小说,百度百科,2013)

注意,这个定义中,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科幻小说中的科学或技术是“想象”的,是有关科技领域的某种“虚构”出来的新发现,并非现成,已有定论的科学技术,是想象的科学或技术对社会或个人的影响的“虚构”性文学作品,“想象”和“虚构”是其中的关键词。刘慈欣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是这种科幻小说的范本。

从科学幻想的设计看,刘慈欣的《三体》中虽然充满了科学,到处都是大段大段的科学原理,极为深奥,但你要以为他是在普及科学知识,可以从他的书里学到科学原理,你就上当了,而且大错特错了。刘慈欣书中的科学原理,几乎全是他想象的、他发明的、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从书中的人文科学,到书中的自然科学,莫不如此。

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宇宙社会学?刘慈欣的宇宙社会学,把一个社会学教授吓了一跳,他写道:“一个学生拿着一本叫《三体Ⅱ》的书问我:‘老师,什么是宇宙社会学?’‘宇宙社会学!’我当时就震撼了!直接想起了朱海军的‘面对面’和网上某社会学爱好者发明的‘人生论’等等山寨社会学理论,不过这个名词像个黑洞一样,听起来更加具有诱惑力。联想起众多朋友的推荐,我没有理由拒绝相信这是一本好小说。于是诚心诚意地借来攻读之。书很好看,‘宇宙社会学’出现在刘慈欣‘地球往事’三部曲之二:《三体:黑暗森林》里面,主人公罗辑依靠‘社会学知识’而非物理学知识战胜了外星人。在公众对社会学认识度不高的当今中国,一部‘硬科幻代表作’中把社会学提到这样的高度,很出乎我的意料。作为一名跨世纪的‘社会青年’,总免不了被问到的两个‘终极问题’之一就是‘社会学有什么用啊?’我以往储备的答案比较低调,比较无厘头:‘学了社会学可以教社会学啊!’令闻者侧目。现在,我知道我可以抛出一个高调得多的答案了:‘学了社会学至少可以保卫地球,大战外星人啊!’作为一个业余的(伪)科幻迷来说,这个答案简直太拉风,太合我的心意了!我要向大刘老师致以崇高的敬礼!”

随后,这位社会学家对刘慈欣的宇宙社会学进行了严肃的批判。他一一批驳了宇宙社会学的理论核心:宇宙社会学第一公理: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宇宙社会学第二公理: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他还批判了宇宙社会学的两个重要概念:“猜疑链”和“技术爆炸”。

这位社会学家最后下结论道:“然而即使我承认这只是小说的笔法而已,我还是要挑剔一番,因为我实在不忍心看到这样一部充满了坚实的自然科学细节的幻想小说,在社会科学方面出现这样不成熟的设想。”

“充满了坚实的自然科学细节”,哈哈,这位社会学家上当了。刘慈欣在小说中写的那些自然科学大原理和小细节,很多都是刘慈欣编造的,并非已有定论的现存自然科学原理与细节。

请问,谁听过将九维结构展开成二维(《三体》,275页,重庆出版社,2008年1月第l版)?哪本教科书上有这么个展开法?须知,虽然理论物理界推导出宇宙是由十一维空间构成的,一维为点,二维为线,三维为面。一维展开便成一条长线,二维展开为一个巨大面,三维展开为一个硕大无比的立体。四维加了时间,展开是什么?我想不出。五维是什么?至今科学家们没说清楚,多的一维是量子或是弦?至于六维至十一维,还一点门也没摸到,更不用说展开后是什么样了!刘慈欣奢谈将九维结构展开成二维,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可是,刘慈欣能解开人类在下一个或下几个文明时代才能解开的谜。于是,刘慈欣有了将宇宙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神力。

刘慈欣在《三体3》中,设计了一个人类避开黑暗森林打击以求长存的掩体计划,就是我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这个计划“以木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四大巨行星为掩体,避开黑暗森林打击的太阳爆发计划在四大行星的背阳面建设供全人类移民的太空城,这些太空城紧靠各大行星,但不是它们的卫星,而是与行星一起绕太阳同步运行,这就使得太空城一直处于四大行星的背阳面,在太阳爆发时受到行星的屏蔽和保护计划建立50个太空城,每个可容纳1500万人左右其中,木星背面20个、土星背面20个、海王星背面6个、天王星背面4个”。

除了我们列举的“小宇宙”“掩体计划”外,《三体3》中刘慈欣创造的科学和技术随处可见,比如四维碎块、四维向三维的跌落、黑域(低光速黑洞)、曲率驱动飞船、阶梯计划、引力波发射系统,等等。

这些虚构的理论,要是放在20世纪80年代,一定会被戴上“伪科学”的帽子,被批得“狗血淋头”。现在,时代进步了,科幻被定义为“与科学有关的幻想小说”。刘慈欣这些关于理论物理学绚丽的想象,吸引了千千万万读者,开启了他们的科学想象力。

那么,刘慈欣科幻小说中的科学到底应归于科学的哪一个类别呢?

笔者以为,刘慈欣科幻小说中的科学就是一种科学幻想,与科学的发展有关的一种天马行空的想象,不受现成的任何传统科学理论的束缚,不要求有任何的实证材料,但它又不同于神话、玄学,它是科幻作家在人类科学技术发展基础上想象的产物,是科幻作家用科学思维方法演绎出来的情景,它要求处处有科学依据和技术细节,即便这些依据和细节是想象的产物。

既然是科学幻想,刘慈欣的科学就并非无懈可击,甚至于你到处都可以寻找到漏洞。以如,人类可以乘坐“小宇宙”飞船避开大宇宙坍塌这样的大灾难,何必要千方百计地向黑暗森林中的高级文明发布“安全声明”?而且,宇宙中的高级文明似乎不可能产生同一种思维模式,遇到其他文明,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它摧毁了再说,这与一切事物均有多元性的普遍规律不符。

然而,正是这种逻辑性并不强的,以创新思维为特色的科学幻想,启迪了人类的科学想象力,挣脱现有科学理论的一切束缚,促使人类创造科学的新天地。这有从凡尔纳、威尔斯到阿西莫夫、克拉克等著名科幻作家的事例,从冲出地球的科学幻想到实现宇宙飞行,从潜入水下航行的科学幻想到潜艇的出现,从隐身的科学幻想到隐形飞机的出现等等无数众所周知的事实为证据。

许多科学幻想小说都可用“科学幻想小说是描写想象的科学或技术对社会或个人的影响的虚构性文学作品”来概括。

然而,这个定义却把一大批科幻小说排斥在外。这就是以普及现有科技知识以及以这些知识为依据去预见和推测若干年后的科学技术发展成果为特征的“科普式科幻小说”。比如,郑文光的《从地球到火星》《太阳探险记》,就是一种“科普式科幻”小说。

这是郑文光从20世纪50年代到20世纪60年代写作的一批“科普式”的科幻小说,以《从地球到火星》《太阳探险记》为代表。那时,郑文光主要致力于在新中国的环境中引入科幻文学。1954年,郑文光发表了新中国第一篇科幻小说《从地球到火星》。以后,又发表了以《太阳探险记》为名结集的几篇科幻小说(包括《第二个月亮》《太阳探险记》《征服月亮的人们》等)。这些科幻小说,实际上是一种挂着科幻小说名义的科普读物。《从地球到火星》写了一个故事,也塑造了那么几个人物,可是故事情节是比较简单的,人物形象也是比较单薄的,它实际上只是构筑了一个幻想故事的框架,而把有关宇航、火星的科学知识充填到里面去。

科学小说定义初探

当然,科学小说不仅有科普式科幻小说一种形式,它应该是多元化的。从笔者多年的创作实践中,体会到,科普小说、传记小说、纪实小说等与科普式科幻小说一样,均可以归纳在科学小说的范畴内。

我同意汪志先生关于科学小说的两点定性:“一、它是‘小说’,因此具有小说的特点。它是通过对人物、情节和环境以及对深化主题必需的科学知识描绘,来反映生活和人们对美好未来的追求。二、它是‘科学’小说,因此所涉及的知椒内容就一定有科学的依据,是符合科学发展规律的。”(汪志,《论科学小说》,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89,12)

我要补充的是,科学与小说是一对矛盾体,科学是不允许虚构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小说是四大文学样式(散文、小说、诗歌戏剧)之一,以塑造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编织故事情节和具体的环境描写反映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学体裁,人物情节环境是小说的三大要素。同时,小说是一种“虚构的艺术”,它可以虚实结合,编织故事,来达到反映社会生活的目的。可以说,没有“虚构”,便不成其为小说。“虚构”是小说与传记,报告文学等文学体裁的区别之一。

科学与小说这两个互为矛盾的概念怎么统一在一起呢?小说是载体,它通过塑造人物,编织故事来达到普及科技知识的目的,因此,可大胆虚构。真实的或虚构的人物通过真实或虚构的情节,虚实结合。科学则不能虚构,必须是已有的科技知识或科学假设,以及由此对未来科技发展的推测和预测。

因此,笔者斗胆对科学小说下这样一个定义:“科学小说是以科学普及为目的,以小说为载体的一种文学形式,是‘科学文艺’的重要品种。”

 须知,科学小说与科幻小说的目的不同。科学小说的目的是向读者普及科技知识,但其普及的科技知识不能虚构,必须是已有的科技知识或科学假设,以及以此为基础对未来科技发展的推测和预测。科幻小说则不以普及科技知识为目的,重在培养读者的科学想象力。而且,科幻小说中的科学或技术是“想象”的,有关科技领域的某种“虚构”出来的新发现,并非现有世界的科学技术,是想象的科学或技术对社会或个人的影响的“虚构”性文学作品,“想象”和“虚构”是其中的关键词。

  科学小说与科幻小说共同的地方,则同为小说,遵循小说的创作规律,具有人物、情节、环境三要素。

科普式科幻小说

如果笔者关于科幻小说和科学小说的定义成立,那么,科普式科幻小说就无法归类为典型的科幻小说,而被科幻界边缘化,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而科普式科幻小说归类于科学小说,则完全符合条件,它以普及科技知识为目的,这些科技知识是已有的科技知识或科学假设,以及以此为基础对未来科技发展的推测和预测。

以叶永烈的科普式科幻小说《小灵通漫游未来》为例,他在《小灵通漫游未来》中完全是以已有定论的科技知识或科学假设,以及以此为基础的对未来科技发展的推测和预测,并为实践很快证明了的。

《小灵通漫游未来》一书,写于1961年,初版于1978年。叶永烈根据当时科学发展的水平、以已有的前沿研究成果为基础,幻想了不久的未来会出现的几十种新发明,如:气垫船、玻璃温床、反季节蔬菜、飘行车、机器人服务员、电视手表、掌上微型电视机、环幕立体电影、人造月亮、器官移植、人工控制天气、隐性眼镜,等等。

当然,这种“科普式”的科幻小说也有它的局限性和弱点。比如,容易过时、幻想性不够丰富、想象力不够强等。《小灵通漫游未来》便受到这种局限。由于《小灵通漫游未来》写于1961年,科学幻想构思在今天显得不够新鲜,对人物着墨也较少,叶永烈自己也觉得“当年的一些科学幻想,有的现在已变为现实,所以读来总觉得幻想味还不够浓烈”。比如,小灵通前往“未来世界”,乘的是“原子能气垫船”。如今,气垫船已经很普通,从上海至宁波、从深圳到珠海,每天都有飞翔船往返。所谓飞翔船,也就是气垫船。当然,小灵通乘的以原子能为动力的大型气垫船,虽然还没有出现在世界上,但是,已经不很遥远了。小灵通手腕上戴的“电视手表”,便已经变成现实。

小灵通在未来世界乘坐的“飘行车”,不仅能在地面行驶,而且能够在空中“飘行”。这种“飘行车”,在美国电影《第五元素》中,已经在银幕上“飘”来“飘”去。当然,电影中是用三维电脑动画拍摄出“飘行车”特技镜头,叶永烈20多年前的科学幻想,起码已经被美国电影导演在银幕上变为现实。小灵通见到小虎子的“老爷爷”(曾祖父)下棋不戴眼镜,很吃惊。一问小虎子,这才明白:“他的眼睛不花,那是因为他眼睛里装了老花眼镜。镜片是嵌在眼睛里的,所以你看不出来他戴眼镜。我的爸爸的眼睛里也嵌着镜片,不过,他嵌的是近视镜片。”这种“嵌在眼睛里的眼镜”,如今比比皆是——隐形眼镜。

在《小灵通漫游未来》中,曾写及“未来市农厂”,在巨大的玻璃温室里,工厂化生产农产品。这样的“农厂”,如今已经有了。《小灵通漫游未来》中还有许多科学幻想,尚待21世纪实现。比如,天气完全由人工控制,晴雨随意,“天听人话”;天空上高悬人造月亮,从此都市成了真正的不夜城;家家都有机器人充当服务员;人的器官可以像机器零件一样调换,从此人“长生不死”……

但是,这种短距离幻想的科学小说,却对当时的孩子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对于激发孩子爱科学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小灵通漫游未来》于1978年一出版就立即引起轰动,一下子印了300万册,成了当时的畅销书。

郑文光的科普式科幻小说也有类似的遭遇。1954年,新创刊的《中国少年年报》编辑赵世洲,找到郑文光,对他说,“老郑,给孩子们写一篇科幻小说吧!”那会儿,凡尔纳、威尔斯的作品还没有翻译介绍到中国来,郑文光不知道科幻小说是什么样子。好在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写就写吧。他虚构了几个小孩,偷了一只火箭船,飞到火星去,绕着火星转了一圈。他没敢让孩子们到火星上去,当时他还不知道火星上是什么样子呢!这篇名叫《从地球到火星》的文章,新中国出现的第一篇有影响的科幻小说,于1954年在《中国少年报》发表后,引起了意想不到的反响。北京城里掀起了火星热。那时候,北京天文馆还没右成立。《中国少年报》编辑部为了满足孩子们的好奇心,在建国门上的古观象台里,架起子一座天文望远镜。孩子们吃了晚饭后,就到古现象台排队看火星。孩子们排起的长龙,直至深夜也不见减少。

如今,“科普式”的科幻小说已被中国大多数年轻一代的科幻作家抛弃,连叶永烈在后来的写作中也不断向主流文学靠近,抛弃了这种给自己带来最大声誉和影响力的科幻小说写作形式。其实,笔者认为,科幻小说的创作形式应该百花齐放,不能用一种代替另一种。“科普式”的科幻小说有它的市场,是少年儿童喜爱的形式,也是对较近的科技展望感兴趣的部分成年读者喜爱的一种形式。科幻小说界不应抛弃和排斥这种对科技发展进行近距离展望的“科普式”科幻小说。而且,科普式科幻小说读者对象不同,主要是少年儿童,其写作技巧和创作方法都是独特的,不应用“成人科幻”的标准来评价这类作品的水平。如果将科普式科幻小说作为科学小说的成员,用科学小说的标准来评价它,就会给予科普式科幻小说应有的地位。笔者相信,科幻作家不只是可以在描绘几千年、几万年后的社会生活上做文章,也可以在以百年以内“可望亦可及”的科技展望上做文章,写“科普式”的科幻小说。这样的科幻小说,也是有相当大的市场和影响力的。

目前,中国大陆有一批从事科普式科幻小说创作的作家,科普评论界应关注他们的作品,对他们的作品作出公正的评价,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为提升少年儿童的科学文化素质做出更大的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105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