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科幻作品之波粒二象性  

2013-07-03 08:14: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幻作品之波粒二象性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我一直认为,复杂性是科幻作品(影视或小说)应有的品质之一,科幻作家的创作有点像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从宏观和微观而言,他们需要探究无穷的星空和无穷的粒子,而科幻作家需要探究同样无穷尽的社会生活和内心世界。

并且,文学创作与科学研究不同之处在于,它永远没有公式和定律可循,它是模糊的,不确定的,虽然无数哲理和名言有其道理,但是时代的局限性很强,绝不可能像“三点确定一个平面”那样无可非议。

伽利略只要登上比萨斜塔,在大家面前抛出两个铁球,亚里士多德学说在物理学界居于一千年的统治地位,立刻土崩瓦解。牛顿从怀里掏出一个三棱镜,阳光立刻被他分成了七种颜色,那感觉好像救世主降临一般。

可是人类的社会生活不同,生活不像伽利略的力学实验那样,构想出种种理想条件,好让小球从斜坡上理想的滚落,摩擦系数为零。社会生活不可能被初始化或概念化,所以生活经常给我们出难题——而且可能永远没有正解。

这使我想起了前些日子看的科幻影片《超人:钢铁之躯》,正义和邪恶的大搏斗因为3D效果更加火爆四射,好人和坏人定位清晰,他们为了各自的主义和信仰而针锋相对,热血拼杀,让广大观众在宽银幕和杜比数码效果的包围声中过了足足两个小时的艺术瘾——大家谁也不用担心结局,不用担心外星人入侵,也不用担心地球和人类的安全,因为在电影里,正义一般都会战胜邪恶,人类和地球在好莱坞编导们手里,一般都是最后的胜利者。

不过,当影片结束,场灯亮起,观众们纷纷起身离开影院,回归各自生活轨道,各自盘算着晚饭吃什么,给小孩怎么辅导功课的时候,他们发现“拯救了地球”钢铁侠其实什么用也没有,他一点儿忙也帮不了——所有的人都不得不再一次沉浸在生活的滚滚洪流之中。

不管我们承认与否,生活本身就具有复杂性,并不像科幻电影那样善恶分明,黑白分明。就像我们每人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本经不会被疯狂的原始人和勇武的钢铁侠所消解一样,它无时无刻不再提醒我们,生活永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而这一点,或许正是科幻作家们所需要直面的和深入理解的。作为科幻作家,尤其是那些新锐科幻作家,应该努力介入复杂丰富的人民生活现实和内心世界,进而深入探究和描写时代的阳光投射在各行各业的人群行为和他们内心的光影——这光影若隐若现,如同迷彩版,一部分可以看见,一部分被遮蔽,比我们预想的要复杂得多。

在这种情况下,科幻作家要想写出好的作品,就必须真诚地反映当前的现实生活和人民的实际需要——这不仅需要熟悉所谓的科学真理和某些高科技前沿,更需要敏锐深刻的对现实的洞察力和处理复杂生活素材的能力,特别是后者,往往是新锐科幻作家们所缺乏却又不知怎样提升的短板。

这一短板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新锐作家们常常闭门造车。一种是采取照搬和拼凑主义,把西方的一些艺术手法和表现手法,简单地、不加区别地拿来照搬照抄,故作高深,让广大读者看不懂;一种是我行我素,对生活随意切割和异化,为的只是让它满足我们事先勾勒的草图,哪怕是明知笔下出现的,并不是我们所了解的生活或者未知。

老科普作家刘兴诗曾一针见血地说:“目前的中国科幻,存在着闭门造车,严重脱离现实生活,脱离人民群众需要的倾向,越来越成为少数人自娱自乐的小众化产物,如此下去,将没有生命力可言。”这种对生活的随意切割和简化,如同搭建影视剧的布景,表面上看像一堵墙、一扇门或者一间房,实际上是一层薄薄的泡沫板,经不起使用,也经不起推敲。

有些科幻界人士一再强调说,科幻小说要有科幻因素,这种因素要硬,仿佛只有科幻因素才是科幻小说,这就好像要描写太阳,却忽略黑子,初看上去,似乎不影响人们认识太阳,但是,我们该如何回答那些看到黑子的人们提出的疑问?难道是那些看到黑子的人们,视网膜出了问题?当然,黑子与太阳的光芒相比,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很可能部分人就因此相信,太阳和黑子是不能共存的。

这让我想起当年中学物理课上对“光”的性质的讨论:最早惠更斯提出光具有波动性,而牛顿认为光是由粒子组成的。在经典力学中,研究对象总是被明确区别为“纯波动”和“纯粒子”,二者只能选一。因为在漫长的岁月中,光的波动性和粒子性的争论一直不休,两派科学家各执一词,莫衷一是,直到爱因斯坦指出,光同时具有波动性和粒子性的时候,人们才认识到,光其实既是一种粒子,又是一种波,这两种截然不同、水火不容的东西,竟然能够同时存在于一种对象身上。

全球华语科幻创作四届“星云奖”活动的发起人、中国著名科幻理论家、著名老科普作家董仁威先生语重心长指出:“我认为科普式科幻小说,应该是主流科幻小说的一种,科普式的科幻小说有它的市场,是人民群众喜爱的形式,也是对较近的科技展望感兴趣的部分成年读者喜爱的一种形式。科幻小说界不应抛弃和排斥这种对科技发展进行近距离展望的科普式科幻小说,科幻作家不只是可以在描绘几千年、几万年、几百亿年后的社会生活上做文章,也可以在以百年以内‘可望亦可及‘的科技展望上做文章,写科普式的科幻小说,也是有相当大的市场和影响力的——它更为目前的广大群众所接受,更具有贴近现实、贴近生活的意义。”

生活的复杂性决定了科幻小说创作的复杂性,而表现这种复杂性,是接近真实的重要里程碑。正如莫言在一次演讲中所说:“作家创作应该从人物内心出发,从现实感觉出发,应该表现最熟悉最真切的生活,应该写引起自己心里最大感触的生活。”真正好的科幻作品,有生命力的科幻作品,应该联系现实最紧密的文学作品。

最后,预祝第四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圆满成功,全球华人共铸华语科幻文学事业的辉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荐影院
阅读(108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