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文艺男续写《红楼梦》谁解其中味?  

2013-08-28 06:2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艺男续写《红楼梦》谁解其中味?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据新闻报道,唐国明,男,40岁,单身,居住面积8~9平方米,月收入800~900元。毕业11年,隐居岳麓山,续写《红楼梦》。唐国明说,写出千古流传的作品,就是成功,而他的终极成功目标,就是留下传世作品,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家”。

唐国明认为,既然选择了文学创作这条道路,就应该习惯寂寞,习惯孤独。他说,由于理念不同,他和很多朋友和同学只好“分道扬镳”,“他们更加注重物质,我更注重精神上的幸福。”

看到这个消息,套用如今流行的一句话——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个绝版文艺男真是天山上的一朵惊世雪莲,面对红尘傲然独立,这样的人有一种精神追求,精神价值至上,这在浮躁的商品经济时代尤为难得,不过他为了续写大业,连家庭、婚姻和感情都舍弃,委实有些不通情理——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又谁痴解其中味?

曹雪芹写红楼,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唐国明隐居11年续写红楼,其精气神倒是相同,只是不知写得如何?文笔、情感和意境是否能和原著脉络一致呢?

其实,关于《红楼梦》的续写,老唐绝非第一人。清代高鹗续写过(通行本后40回);当代著名作家刘心武也续写过(大结局);前些天新闻说,中国最年轻《红楼梦》续写者——合肥工业大学学生何恩情,带着新书《情续红楼》与媒体首次见面。何恩情称,续写《红楼梦》不惧争议。在何恩情的笔下,《红楼梦》又展开一段不同于高鹗式的故事。如今,一部30万字的《情续红楼》,已由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我借用两位名家的话:一个是尼采,他说,上帝死了,这是一个诸神狂欢的时代。后现代文化为文学经典唱起了挽歌。

第二个是莎士比亚的名言:“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那么每个人的心中必然也有自己的《红楼梦》。

不过在下以为,像《红楼梦》这样伟大的作品,不是靠感动、靠心灵的一时狂欢和冲动、靠苦思冥想、靠下苦功夫就可以续写的,说得通俗些,还需要当时的历史和社会环境的体验,需要一点灵性和天赋。

哲学家罗素说过:“世间没有绝对的美——不完美就是一种完美”。打一个比方:《红楼梦》就像断臂的维纳斯,断臂的残缺才是真正的美,但是你偏偏要给她接上一只胳膊——怎么接都不如不接好看。鲥鱼多刺,海棠无香,红楼未完固然是世间三大恨事,却也如维纳斯的断臂一样,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完美。

为什么?因为生命的最美可能就在于永远未完成的状态,在于那未展开的想象空间。谁都无法复原曹公的《红楼梦》,这看起来可悲,其实可真值得侥幸。虽然《红楼梦》未完成,但它却留给后世最具体、丰富的思考!热爱它的人续写红楼,但这只是他自己的红楼逸梦,无关曹公。

文学来源于生活,更何况《红楼梦》是现实主义版本,它不是科幻小说、魔幻小说,而是反应所处时代的一面现实主义的镜子,如果与世隔绝,和闭门造车无疑!

更何况你是续写古代小说,你有古代的生活阅历么?你有古代生活的常识么?痴迷不是这样痴迷的,俨然这成了一种痴病。固然续写的如何如何好,但我觉得这也只能是他自己聊以自慰的精神寄托罢了。

《红楼梦》作为经典文学存在的命运,是任何人都关心的。文学经典就是指那种能经得住时间考验的文学作品,《红楼梦》就是经过时间检验的经典作品。哪种文本能够经受时间的洗礼,哪种文本就够资格享受这种尊荣。

因此,艾略特有这样的看法:他们(指作家)唯独不能指望自己写一部经典作品,或者知道自己正在做的就是写一部经典作品——经典作品只是在事后从历史的视角才被看作是经典作品的。

  经典是历史的产物,对经典的认识也是一个历史过程。文本包含着丰富的信息,经典文本尤其如此。脱离了时代的所谓续写,就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瞎写。由于社会意识形态或研究者个人的思想倾向、文化视野或审美品位上的种种局限,每个时期的文本解读都难免会有文本信息的漏读或误读,这就给原来的经典造成了极大误判——续写《红楼梦》亦然。

我们必须看到作为文学中心的文学经典,在整个文化格局下也难免不遭受挤压和抛离的厄运。当下社会,消费通过大众传媒的鼓吹,已经成为社会大众一种挥之不去的潜在文化心理。无边的消费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弥散在我们生活的每一寸空间。市场经济与后工业社会的文化氛围,使纯粹的逐利获得了某种合法性。文学经典走下神龛,成了大众满足消费欲望的一种消遣的对象。

消费文化按照自身内在的逻辑与欲望渴求,把经典的神圣性与权威性全部打碎。对文学经典进行翻译、戏拟、拼贴、改写抑或续写,这就是消费文化对文学经典所取的态度。这些作品的商业性动机和消费化倾向相当一致,而且操作方式十分相似。

文学经典神圣性的消解与消费化趋势,体现着现代的世俗性要求。但经过戏仿、改编或续写后的文学经典已经不是原初意义上的文学经典,充其量两者保持着一种互文性关系而已。续写《红楼梦》结局能逃脱这种命运吗?

  在我看来,续写《红楼梦》结局隐喻了文学经典在消费社会的命运。文学经典作为一个淡淡的背景,被消费的欲求所掩盖,剩下的只是一种空洞的文学狂欢。文学经典以一种文化快餐的形式供人消费,成了消费社会打发时光、填补空虚的一种方式。对文学经典那种虔诚与仰视已经成了一种过去时。消费文化竭力通过戏仿及改写、续写传统经典文本等滑稽方式,来瓦解其在历史长河中的尊贵地位。

笔者以为,续写《红楼梦》结局,暗示文学经典存在的根基正在消解。后工业社会的文化体现为对历史原叙事的不恭,对玩弄哲学把戏的拒斥,对描述性、偶然性和非连续性的赞赏,以及对随心所欲打破种种文艺规则的消费欲望。

因此,无论是高鹗、还是刘心武,抑或小何、老唐等人,这种续写经典本身就是对经典的不尊重,是割裂经典传统血脉的文化消费行为,是一种否定传统,嘲弄连续性,消解历史感,信奉断裂性的个人英雄主义。因此,续写《红楼梦》结局,在文化历史上是永远不可能成功的。

不过,我倒是佩服老唐的一点狂傲。有狂傲才有胆量,有胆量才生智慧,踌躇满志不如下笔千言!曹雪芹如果地下得知,含笑终有后来人。自古至今,多少楼台烟雨中,骚客隐居,世外文人,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而苦苦追求,将人间冷暖全然置之度外!

即兴赋诗一首:

深山自有孤独者,逍遥自在点石间。高鹗不解曹公意,国明重续演红楼。

但愿老唐是曹雪芹转世投胎,来完成这一伟大而不朽之事业的最佳历史继任者。

 

 

  评论这张
 
阅读(95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