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韩少功“政治观点应与创作分开”太自恋  

2014-01-19 07:3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少功“政治观点应与创作分开”太自恋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据《南方周末》报道,著名作家韩少功近日推出新书《日夜书》,将知青题材推向极致,写出了“知青”这一历史现象的现实性,状写出如蚁人生的卑微现实。报道称,作者自觉携带和体悟“知青身份”,以繁华退尽的秋日般的朴素之笔,留下目前最为饱满却滤去“文化”色彩的青春记录。

在接受记者采访中,韩少功主张作家的政治观点与文学创作分开,认为自己“非左非右”,“在书中我对左右翼都有批评”。他既主张民主是基础性和核心性制度,又认为民主有时也会“失灵”,主张对“市场”、“民主”设置一些“防火墙”。

他不愿意写“简单”的小说,愿意面对复杂困境,不想把写作者和读者都引向“弱智的状态”。

其实,韩先生的话就很有弱智的嫌疑。笔者鲁迅说:“从水管里流出来的是水,从血管里流出来的是血”。古往今来,作家的政治观点是渗透进他的灵魂和血液中的,在表现创作时又自然流淌出来,这如何分得开?作为一个著名作家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太弱智啊?

政治观点是不可能与文学创作截然分开的,这种思想的倾向性必然会灌输到文学作中从某种意义上说,韩先生的“非左非右”论本身就是一种政治观点,写知青题材能完全脱离政治?这无论如何都是谬论——作者的政治观点在写作中是起关键作用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超脱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创作,小说、散文、诗歌概莫能外。

大学时,我初读丘吉尔的著作,不是读《英语民族史》,不是读《世界危机》,不是读《二次大战》,我读的是旧书摊里找到的一本《文学的危机》,一九三二年初版的文集,丘吉尔这部书的题材平常,陈意超常,一笔清亮照人的文采拈出铢积寸累的学问:“如果一个作家没有政治心,他就是一个自恋的白痴,而自恋的白痴就会说胡言乱语。”

丘吉尔的话让人振聋发聩呀!人都会有些自恋,但自恋会蒙蔽一些真实,夸大自恋因素,最后变成胡言乱语。创作文学作品,脱离本身是政治构成的社会,绝对是不可能的,陶渊明逃避现实,远离朝廷,远离党争,按照韩先生的话说是“非左非右”——这难道不是他的政治态度?逃避现实本身就是作家对现实的政治态度!

放眼几千年的中外文学史,我们将发现,文艺与政治的关系是一种无法割断也无须割断的水乳交融的关系。

首先,政治是人类社会生活中覆盖面最大、最重要、最普通而恒久的现象,几乎每一个人的生活、命运、行为、心理构成、生存环境,都与政治直接或间接关联,都有政治的因素渗透其中。

如果是一个对人类的生存状态和命运、对人类生活世界有强烈关怀的作家,就不可能不关注政治,他的创作也不可能不直接或间接涉及政治,并作品中对特定政治现象作出自己的特定的解释和评价。

其次,中外文学史上许多著名作家作品都是有强烈政治意识、政治倾向、政治效果的,政治不仅没有使其贬值,反而是其创作的重要特征和价值的重要保证。

就当代新时期的文学来说,一方面,理论界政治论正受到质疑并被贬黜,而另一方面创作界从问题文学、到伤痕文学、到反思文学再到文化小说的登场,都恰恰具有强烈的政治倾向和政治关怀,它们不仅在客观上迎合了社会政治走向的需要而因此受到政治家的赞许和读者的好评,而且作家们主观上大多有明确的政治立场和思想。

此外,评论界对这些文学现象的政治意义和效应的阐释与肯定更是不遗余力,他们的默契配合造就了一个辉煌的文学时代。即使是80年代中后期兴起的先锋派小说,尽管那些作家有意无意地在作品表层极力淡化政治意识,但在评论家眼里,其政治内涵和效应仍被极度发掘和放大,认为经历了“语言之自觉”、走向“纯文学”的先锋派小说家的创作中仍然隐含着政治意识。

滑稽的是,一方面在理论上激烈批判和否定政治论,另一方面在评论具体文学现象时又有意无意地采用政治视角,这种矛盾是很有意蕴的——它至少说明要真正从文学创作、文学理论与批评中抹去政治维度,那是极其困难甚至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的人格分裂、精神失常抑或成为胡言乱语的白痴。

韩少功先生的“作家的政治观点应与创作分开”太自恋,可以休矣!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