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招“创意写作”硕士能培养作家吗?  

2014-02-11 07:0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招“创意写作”硕士能培养作家吗?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据新闻报道,北京大学中文系今年正式招收“创意写作”专业硕士研究生,欲培养作家引争议。北京大学中文系2014年招生目录显示,本届北大中文系共招收硕士90名,拟招收学术型硕士生44名、专业型硕士生(创意写作方向)40名。

该说,这是个很高端的想法,北大中文系招“创意写作”研究生,要培养作家,这个愿景是很打动人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北大中文系的教授们也是很有学术水平的,但他们却忽略了一个文学创作的重要规律,那就是文学来源于生活。

作家是不能培养的,文字工作者是可以培养的。作家创作虽然离不开文字,但绝不是一般的文字工作者可以胜任的,作家不是流水线上制造的标准件,用一个模式、几本教材就能面世,更不是门客,不能圈养,不能缩进学术的象牙塔里,他们应该是独立的思想和性格个体,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们不应该搞研究,不应该被修辞和语法的条条框框所制约,而是应该积极参与生活,用自己的人生阅历、知识背景和思想感情以及实际体验对生活进行艺术的再创造。

伟大的作品,真正不朽的作品,不是靠一时冲动、靠苦思冥想、靠闭门造车就可以写的,更不是靠学校教出来的——说得通俗些,还需要作家深入生活,进行历史和社会环境的体验和认知。

我有一个北大毕业的朋友,他说当初入学的时候听老先生训话,上来就说中文系不是培养作家的地方,能做到读几年闲书养一点浩然之气,已经善莫大焉。北大教授除了曹文轩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之外,其他人主要是搞学术研究的,真正是作家的大概凤毛麟角了,因为作家不是写论文论著,而是写小说、散文、诗歌、剧本之类,非常需要生活的体验和感知。让一批毫无文学创作经验、单纯搞学术研究的教授去教实践性的技能,恐怕是风马牛不相及了。诚然,可以请一批作家当客座教授,但创作经验和个人阅历不是可以复制的,对于文学创作而言,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法则。

著名的科学家列别捷夫说得好:“平静的湖面练不出精悍的水手;安逸的环境造不出时代的伟人。”真正伟大的作家和作品,也绝对不是在象牙塔中,在享乐安逸的环境下、一边学着教材,一边玩弄文字就能成功的。
    
笔者以为,真正的作家需要生活的历练和苦难的考验。生活的困难和挫折可以把人吓倒,使人唉声叹气,退缩不前;也可使人精神振奋,经受磨练,增长才干,增强意志。就看你如何对待它。只有能面对困难和挫折而毫无惧色的人,才能到达成功的顶峰。

例如,汉代杰出的史学家兼文学家司马迁本来是做官的,初任郎中,后继父职任太史令,终因替投降匈奴的李陵辩解而得罪了汉武帝,不仅被关入监狱,而且受了宫刑。在这样的挫折和打击下,他转而发愤著书,忍受着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痛苦,终于写成了《史记》这部伟大的历史和文学巨著。 明代著名的医学家李时珍,曾三次考举人,三次失败,后来立志学医,踏遍青山,遍尝百草,终于写成了流传千古的《本草纲目》。

在人生道路上,作家要表现人生和社会,常会遇到一般人难以体会的困难、挫折和痛苦,在这种情况下,弱者消沉了,逃避了,躲进象牙塔里无病呻吟,只有强者才能挺立。 
  我国著名科普作家高士其,23岁因患甲型脑炎留下了严重后遗症,从此全身瘫痪,头部僵直,动作艰难。1978年,一场大病又彻底破坏了他的说话能力。但他并没有被自己的残障所征服,他顽强地克服了病残带来的无数困难,坚持用颤抖挛缩的手,忍痛一笔一画地进行写作,终于完成了百余万字的创作。 
  张海迪的事迹几乎是众所周知的,她由于高位截瘫,丧失了腋部以下的全部肢体的感觉与运动功能,只能坐在轮椅上。但她说:“人就像一部机器,残疾人就像部分零件损坏一样,不能因此就把整部机器毁掉,那些能用的部分还是大有价值的。”于是她练习写作、唱歌、学外语,很快地提高了自己的文化知识水平,终于成为世界上唯一的一个高位截瘫坐轮的研究生。她不仅攻下硕士课程,还继续攻读博士课程。她受到世界各国邀请去作报告,赢得无数鲜花与掌声,她成功了。 
  只有在生活的征途上不畏险阻,不怕困难的斗士才能享受到成功的喜悦。在人生道路上,哪里没有险阻?谁能不遇到困难和挫折呢?我们应该时刻准备着迎接困难与挫折的考验和挑战,加强对挫折的承受力,在困难与挫折面前永远做个强者。而要能正确对待困难和挫折,还得从思想修养、性格和文化修养着手,从锻炼意志着眼。相反,缩进象牙塔里,靠着书本知识来圆自己的作家梦——那永远只是一个梦而已。

文学创作是雨水缓缓渗入大地,再化作泉水泗泗流出的过程,而不是冷水直接装入冷饮车间,从流水线上批量生产饮料的过程。我们必须回到原点,回到文学创作的根本!
  回到原点,要回到生活中去寻找创作的源泉,而不是闭门造车,更不是制造标准零件。文学创作本就是来源于生活,然后才是高于生活,然而现在很多作家却离这个原点越来越远。高校以“创意写作”的形式,打着“培养作家”的旗号,似乎搞一个专业就可以批量生产作家了——这样的闭门造车,只能产生无病呻吟之人和无病呻吟之作。

回望历史,那些有成就的作家在创作时却是紧紧把握住这个原点。列夫?托尔斯泰在他几部著作期间漫长的时间里,他总是深入到庄园里,与那里的农民们一起劳作、收获、编草鞋、编识字课本。他之所以被称为“耕作的诗人”,正是因为他没有远离文学创作要来源于生活这个原点,也才有了那些闪烁着人性光辉的文字。如今,我们需要更多像托尔斯泰这样的作家,回到原点,以一种谦敬、悲悯的姿态去体察民众的生活,这样的文字才能有持久的生命力。
  文学创作本肩负着触及灵魂、涤荡思想、感召人性的使命,然而我们却看到,它已经渐渐变为一种只需要类型标准、只需要印数与销量的纯技术活动。从一年出一本书,到一年出几本书,再到杂志书的出现,有些作家为了保持读者的关注度,持续吸引读者的眼球,已经将出书速度化、工业流程化,将文学创作的使命这个原点置之度外。而制造作家,也成为了工业流程化的重要一环了。

现在我们的许多文学创作已经偏离了原点,远离了文学创作的根本。我们需要放慢脚步,少一些急功近利,不要再闭门造车,回归文学创作的根本。如此看来,北大的初衷是好的,但是效果未必好。培养作家不能靠圈养,真正的文化大家不是这样做事的,未来的作家不是仅靠如此安逸舒适的象牙塔环境就能造就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