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谁是中国科幻文学创作的最大敌人?  

2015-06-19 08:0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是中国科幻文学创作的最大敌人?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近日,值此世界华人第六届科幻文学“星云奖提名活动揭幕之际,在北方交通大学附中二分校,笔者做了一场科幻文学创作的讲座,提出一个论题:谁是中国科幻文学创作的最大敌人?

目前来讲,笔者觉得有两个最大的敌人,如果我们不能突破它们的堡垒,中国的科幻文学创作就会进入死胡同。

首先,第一个敌人就是“核心科幻”(或称硬科幻)类型对社会科幻小说类型的轻视和排斥。

中国内地的很多科幻迷,是在《科幻世界》杂志20多年定向培养下形成的特殊群体,这批科幻迷醉心于刘慈欣、王晋康命名的“核心科幻”作品,排斥与之相区别的社会科幻小说,这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中国的科幻读者是多层面的,市场的需求也是多层面的,社会科幻小说有广阔的市场。在刘慈欣、王晋康等将“核心科幻”发挥到极致之后,中国内地的科幻文学创作除应继续保持“核心科幻”的优势外,必须向“社会科幻”小说方向突破,才能走出小众文学的圈子,变成大众文学。

笔者纵览20116月至20125月出版的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员的作品中,有一批会员在社会科幻小说方向上取得了重要突破。

以前,我们将科幻分为“硬科幻”和“软科幻”两大类型,很多评论者认为这种分法不科学,我很赞同。应该说,任何优秀的科幻小说都是软硬兼施的。

比如说,刘慈欣的《三体》,科幻内核很硬,但写起人来,却很软,创造了叶文洁、云天明、罗辑、程心、智子等一系列有血有肉的人物,文学性很强。

韩松的《红色海洋》也很软,其中虽然没有多少创新的科学构想,但其中蕴藏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科学方法,以及科学对人类、地球正反两方面的影响,正是我国《科普法》中希望普及的“四科”中的“三科”,而且是一般科普作品中忽视了的除科技知识以外的“三科”。

因此,我将科幻文学分为两大类型:核心科幻与社会科幻(姚海军将之定为非核心科幻),两种科幻类型应该是平等关系,且互相作用。前者重视小说中要有一个“科幻核心”,后者重视小说中的社会背景,揭示社会问题,联系社会现实,重点描述社会与科学之间或正或反的互动关系。

当然,这两种科幻文学只是就大类型而言,下面均可分出各种各样亚类型,比如:历史科幻小说、轻科幻小说、侦探科幻小说、武侠科幻小说、玄幻科幻小说、技术惊疑科幻小说、科幻童话等等类型。

郑军就认为他的科幻文学作品既可以归为社会科幻类,又可归于“核心科幻”类。他认为,“核心科幻里可分两种,一种是从科学基础理论中引发的科幻,比如‘时间旅行’,‘外星人’之类题材,现实中的科学家并不研究这些东西,它们只是一些基础科学概念。现实中的科学家可能研究全球授时系统,或者太阳系内生命,这都是可以列入科技前沿的内容,我选择题材全部来自这些科技前沿。”

因此,核心科幻和社会科幻也不是能够截然分开的,许多优秀的核心科幻文学作品中有深刻的社会主题;同样,很多社会科幻文学作品中也有科幻核心的设计。而且,往往是科学主题与人文主题交织在一起,无法将之归于哪一类型。有人说得好,没有什么类,只有好的科幻小说和差的科幻小说两大类。

其次,第二个敌人就是 “成人科幻”对“少儿科幻”的轻视和排斥,有些科幻理论权威和科幻作家不承认“少儿科幻”属于科幻文学,并挥舞大棒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实际上,“成人科幻”和“少儿科幻”这两个并未成为正式科幻理论的词组,在现实的科幻创作中却客观存在着。当前,在“成人科幻”广受关注的同时,中国的一批“少儿科幻”作家群和少儿科幻作品却被相对地忽略了。

新中国的科幻创作,是从少儿科幻开始的。1954年,新中国的科幻文学之父,当时中国科协科普局《科学大众》杂志编辑郑文光,为少儿写了一篇科幻小说《从地球到火星》,在《中国少年报》上发表,引起了意想不到的反响。北京城里掀起了火星热。

那时候,北京天文馆还没成立,编辑部为了满足孩子们的好奇心,在建国门上的古观象台里,架起子一座天文望远镜。孩子们吃了晚饭后,就到古现象台排队看火星。孩子们排起的长龙,直至深夜也不见减少。

郑文光为了满足孩子们对科幻小说的热情,全心全意为孩子们写科幻小说。两年间,他在各种儿童、青年期刊上,先后发表了一系列少儿科幻小说。

例如:《第二个月亮》《太阳探险记》《征服月亮的人们》,并于1955年由上海少儿出版社辑成《太阳探险记》一书出版。《太阳探险记》受到了意料之外的欢迎。郑文光的科幻小说作品,也引起了世界的重视。

此后,不少作家投入了为少儿写作科幻文学作品的热潮中,出现了叶至善《到人造太阳去》、迟叔昌和于止的《割掉鼻子的大象》、肖建亨《布克的奇遇》、童恩正《五万年以前的客人》、刘兴诗《北方的云》、尤异的《琼岛仙踪》、金涛《小黑人的梦》、叶永烈《小灵通漫游未来》等等少儿科幻佳作。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杨鹏说,他童年时代阅读的大量幻想作品,对他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因此,从2007年开始,杨鹏就开始与《小学生拼音报》合作,走进开展‘幻想中国,书香校园’活动,呼吁社会、学校、家庭保卫孩子的想象力,开发孩子的创造力。

笔者觉得,近年来在少儿科幻写作领域,尹超(笔名超侠)的作品异军突起,很有特色。他的作品,很多是青少年、儿童文学作品,对于当前的儿童文学创作,他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尹超认为,现在很多出版社都大量炮制一些弱智的童书,童书需要幼稚和幽默,但绝对不能弱智,而且很多孩子都被父母呵护得像温室里的娇花,受不得一点惊吓,我要让他们看了我的书后变得勇敢,变得更有想象力,更有创新思维,绝对不要说教,而是去触发他们的脑细胞。目前我们的儿童文学创作表面上繁荣,其实很不乐观,少儿类型化小说太少,缺少铁与钙,我就是想通过我的书,让孩子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力量与智慧。

但是,像尹超这样的少儿科幻作家一直不被科幻主流看好。后来,科幻理论界和科幻作家本人,把“少儿科幻”当成“幼稚期”的作品,追求文学性,转向写“成人科幻”,“少儿科幻”被逐渐冷落下来。

于是,不少人认为,“少儿科幻”作家和作品属于“小儿科”,作家和作品都是二、三流的,甚至不入流的。其实,在我这个科幻评论界的门外汉看来,由于“少儿科幻”与“成人科幻”的读者对象不同,其写作方法、写作技巧与“成人科幻”迥异,用“成人科幻”的标准来衡量“少儿科幻”的水平,既是不公正的,也是不科学的。

须知,“少儿科幻”有很大的读者群,能对“民族素质”的提升产生很大的影响力,其市场前景亦不可限量。

对于青少年而言,成人的科幻文学作品所追求的科学内涵和精神意蕴较为深涩,他们喜欢科幻文学作品里较为浅近的科学原理,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还有正义战胜邪恶,光明压倒黑暗的美好结局。

这种被称为“少年科幻文学”的品类是科幻文学中特殊的一种。少年科幻文学中的幻想接近于童话,天马行空,富有浪漫主义色彩。而它所包含的科学知识因为浅显,曾被误认为是在推广科普教育。因难以把握这种难易度,故少年科幻文学领域一直鲜有人涉及。

笔者以为,小学中高年级和初中,年龄在九岁到十五六岁左右,这一时期的少年儿童有着充沛的阅读时间,也有一定自主选择能力,富于想象,有强烈的好奇心与求知欲,能迅速接受新事物新思维,所以,这一年龄阶段的少年儿童成为了少年科幻文学作品的主要阅读者。

这一年龄段的读者,有特殊的心理特质,他们的喜恶,他们的语言嗜好,都带着鲜明的年龄印记。少儿科幻文学的创作,必须应用他们熟悉的语言——他们生活当中经常使用的活生生的语言,看似缺乏文学色彩,却备受孩子们喜欢。

因此,打破所谓“核心科幻”对社会类科幻的歧视,并大力发展中国少儿科幻创作事业已经到了历史性的关头。

可以说,如果我们不能战胜中国科幻创作的两个最大敌人,彻底突破它们的思想禁锢,中国的科幻文学只能陷入单打独斗的游击战局面,很难形成合力的大兵团作战,也不会有强大的生命力和远大的发展前途。

 

 

 

 

  评论这张
 
阅读(116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