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知名作家公开贬低“大众”为哪般?   

2016-01-27 08:2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川先生公开贬低“大众”为哪般?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2016124日下午,由单读发起,全国各地书店、青年作者、读者共同评选的首届书店文学奖在北京单向空间花家地店揭晓。《零年:1945-现代世界诞生的时刻》获得年度作品奖,青年作家张定浩获得年度青年作者奖。西川、许知远等作家在现场发表演讲,诗人北岛到场祝贺。

西川先生的发言一鸣惊人,他说:“我觉得可能每一个当下读书的人,都是一个小众,你敢说你是大众,你基本上就是说你不读书。我把这话说得比较狠一点,你如果读书,你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小众。”

“你敢说你是大众,基本上就是说你不读书,读书都是小众”这一观点贬低“大众”,很偏颇,也很绝对。

在笔者的记忆里,“大众”应该是个好词,把“大众”说成是不读书,西川先生一棍子打倒了一大片,颇具文革遗风,不能这样走极端。在当今社会,绝大多数国人还在为生活而打拼,为养家糊口而奔波忙碌,试问哪里来的精力和闲情读纯文学呢?

作为一个知名作家、知识分子不去关心普罗大众的疾苦,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为他们多做些实事,却在这里嘲笑大众——这未免太自命清高了吧?

西川先生应该明白,现代人的社交圈很大,相处时间也因生活节奏的速度而缩短。在朋友圈中除了谈论吃喝,也只能泼洒点心灵鸡汤,实事见闻而已,这与中国现今的生活节奏是相匹配的。想将文学或哲学奥理在快餐生活的背景下,与朋友分享那只能停留在浮浅的层面上,除了知根知底的知己以外没那可能,因为那真需要时间——很多的时间。

比如说“康德”和“尼采”吧,根据历史的记忆,想要看到人们谈论康德与尼采,其实很简单,一方面当经济萧条了、生活节奏慢下来了,就能看到、听到人们(不是国人,当然是知识分子)在谈尼采和康德了。然而另一方面,生活的表象也正是世界奥义反映,该闻道的人还会闻道,该得道的人还会得道。上天自有安排!不去关注沸腾的生活和普罗大众的变化,为文学而文学,靠写文学谋生,肯定写不出好的文学作品。

一些作家自恋的程度超乎寻常,认为天下老子第一,谁都不如他,这种自恋的弊远大于利。说自己是“小众”——这就是一种自恋。自恋的作家大多自私,眼睛只看到自己的作品,只看到自己的所谓成就,却看不到自己以外的世界,即使看得到也懒得关心。

自恋的作家大多自卑,因此也心胸狭窄。听不进别人的不同意见是因为无法调整自己的自卑心理,自信心不牢固就害怕别人的冲击,就以拒绝的姿态对待别人的意见或劝告,甚至攻击别人的成绩,霸道得很。

他们有时也反省,却不会付诸行动。他们不会真诚地道歉,对自己的任何过错都会在第一时间内找到替自己开脱的理由,他们只看到别人眼中的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他们希望伸张正义却从来不问自己的行为是否正义。他们还十分任性,稍不合己意的事情都会把他们的内心击得落花流水……

不过话又说回来,像西川先生这样的知识分子最擅长的还是用大脑去思考,他要发挥最擅长的东西,那就是思维、思辨和言说。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就在于,要为思维、思辨和言说提供空间,这是最基本的内核,如果这样一个思维空间和言论空间的建设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他们就要通过思想的力量加以改变。

当然,改变社会的是行动派,很多知识分子不一定是行动派,他们可能是思想派或者思维派,是书斋里的思考者,不一定是行动者。行动派首先要身体好,很强壮、矫健,很多知识分子身体很弱,但是大脑发达,知识分子就是一个以思想为业的人,而西川就是这样一种人。然而,在很多历史环境下,思想的威力优势似乎超越了行动的优势。

笔者能否这样理解:对西川先生来说,面对普罗大众对他的不理解,西川先生的回答就是:“大众是不读书的”——在他看来,如果想要认真思索人生和文艺,人生和创造的关系问题,读者们应该提高自己的认知水平。

作为知名作家,西川先生对于所谓“大众”和“小众”的思考,探讨了人们要放弃主体独立思考、以作家的喜怒哀乐为追求的标准,这是一种哲学性的尝试,但是这种特立独行,换来的是广大民众的误解、压制、指责,独立知识分子的宿命是不能离开人类生存的现实世界而孤立存在的。

笔者认为西川先生的所谓贬低“大众”而抬高“小众”的哲学思考有极大的局限性。个体离不开全体,“小众”更离不开“大众”——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是普遍联系和变化发展的,知识分子的主体思考(抑或独立思考)也不可能离开客观世界而孤立存在。

面对公众的质疑和愤怒,作为一个知名作家,如果心中只有追求真理的信念和独立思考的自由意志,却没有、或者至少是没有更好的回应方式,来化解普罗大众的心结,或者说这种哲学思考没有起到引领大众走出思想困境的峡谷,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性的遗憾。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328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