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人到底是谁的“妈”?   

2016-02-03 08:2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人到底是谁的“妈”?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近日,网上流出了文学评论家梁鸿的作品——“外省笔记”,题为:河南人就是中国人的妈。这在网络上引起一片舆论大哗,对河南人的各种非议、诟病接踵而至。

当然,这不是梁鸿本人直接说的,只是引用了老作家乔典运的话。不过,笔者觉得中国的“妈文化”历史悠久,不足为奇,认个“妈”也不必大惊小怪。君不见,从古至今有各种妈:亲妈、干妈、姨妈 、姑妈、奶妈、老妈、小妈……

无论是认亲妈还是认干妈,总胜过不要妈。而今天就某些人来说,亲妈虽然是养育自己的骨肉至亲,而干妈可能是帮助自己实现价值最大化的有力推手;亲妈大多是是贫穷的,干妈大多是富有的——这是一个不拼亲妈拼干妈的时代。

其实,作者的观点无非是说河南为代表的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自古中原多豪杰,河南聪明人多,文化人多,有本事的人也多,这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很多聪明人、文化人、有本事的人能不能发挥出自己的价值则是另外一个概念。就像“发祥地”是一回事,“妈”又是一回事一样。

河南人就是中国人的妈——这句话并不能显示河南人的地域优越性,在今天提起甚至隐含着某种历史的虚空和无力的自夸,但它却形象地指出了河南在中国文化中的位置及其文化性格所具有的原生态。

纵观历史,几千年的封建统治是中原文明的辉煌时期,以农业文明、家国同构、儒家文化为主要特征的北方中原文化适宜于封建王朝的专制统治。因此,整个封建时代,无论是在南方还是北方,无论它们之间的经济形态、文化形态的差别有多大,以黄河流域为中心的北方始终保持着政治文化经济的优势。

但是在中国现代化的过程中,“中国人的妈”——河南在历史长河中渐渐失去了中心地位,曾经的辉煌不再,沦为了长期的外省他者,并陷于一直试图接近中心却又不被接纳的错位与尴尬之中。

因此,从20世纪中国政治制度转型开始,中国人开始嫌弃“亲妈”了——传统文化处于被审视和受质疑的地位,河南,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源地,更表现出保守和复古的趋向。

在北京、上海和南方诸省的中国人,已经开始接受“干妈”了——各种西方文明充斥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声光电化的时候,北方却仍然处在封闭、保守的农耕文化之中。

在这一世纪的后半叶,由于政府政策的大力倾斜,两者的冲突更加明显,南方和北方之间的差别不是缩小了,而是在不断扩大,南方的“干妈”不仅拥有强大的经济优势,更重要的是,这种优势进而演化为一种地域优势、政治优势和文化优势。

其实,这正是河南人,或者说中原文化、中国传统文明在面对日益科学化、秩序化的现代世界时所遭遇的最大困惑,这不仅是道德观念上的冲突,而是法律意识、现代意识的一种缺失。

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传统文明和现代文明只是浅层观念层面的冲突,因为农村或者说最广大的中国还没有真正改变,到90年代之后,这种观念层面的冲突已经涉及行为层面,传统观念在现实实践中不断被证实它的落后性。

河南是中国最大的农业省份和中国最不发达的内陆省份之一,曾经的辉煌,有好的一面,也有差点一面。问题是当一个地域保留差的一面多一些的时候,难免会遭到人们的病垢。它以化石式的凝固状态呈现出中国文化的古老模式, 成为乡土中国面临现代性时命运的缩影。

我们不能过于神圣化河南人及文化。为什么?因为历史经验已经证明:越神圣化的事物,在今天反而越遭遇着被妖魔化的危机。

记得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曾这样描述过现代化的场景:“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这是什么?这就是历史和社会不断发展的规律。

伯曼后来借用马克思这段话所写的《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表达了同样的忧伤。比如说,职业身份在现代化中也经历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祛魅过程,传统的时代给医生、老师、记者、知识分子之类的职业赋予了太多神圣意义,而现代是一个世俗化的过程,这个世俗化的过程会无情地撕去添加在这些职业上的神圣光环,而回归一个普通的职业。

尤其是在市场化经济的进程中,这些曾受到尊崇的职业都已经成为服务业——教师不是上帝,医生不是上帝,记者不是上帝,知识分子不是上帝,客户才是上帝!

人们不再以充满敬意的目光看待这些从业者,而是站在一个高高在上的消费者角度来看待这些提供服务的人:医生提供的服务能不能让患者满意,教师提供的服务能不能让学生满意,记者提供的信息服务能不能让读者满意?

当过度神圣的崇敬被抽离,而只剩下服务者与消费者的关系时,会产生一种报复性的反弹,具体表现就是那些职业在舆论中的污名化和妖魔化。

因此,说河南人是中国人的“妈”——这种过度的神圣化,很可能引起大家的强烈反弹,这非但不能引起大家的向往和尊敬,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脆弱和固执。

此外,如果非要说河南人是中国人的“妈,那么谁又是中国人的“爸呢?只有“妈而没有“爸”,我堂堂华族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如果找不到“爸”,只能有“妈”也不要紧,如果能有证据证明中国人是外星文明垂爱的“感而孕”——这绝对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心情日记
阅读(911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