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刘慈欣说“自己是普通作者”太谦虚  

2016-04-01 08:1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慈欣说“自己是普通作者”太谦虚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最近,亚洲“雨果奖”第一人、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现在事情越来越多,已经影响创作了。很多人问我什么时候出新书,我其实已经写了一部,但现在全部作废了——突然感觉这个故事失去了吸引力。这是一个作家的噩梦……

刘慈欣说,“我采用的并不是商业写作手法,没有套路,所以每次都写得很慢很痛苦。我想追求独特的想象,如果别人也想到了这些,我就失去了创作的激情。”

刘慈欣说,他现在最想做的便是静下心来不受打扰地创作。因此,被问到是否愿意组建团队或公司来推动科幻小说在国内的发展,刘慈欣连连摇头,这当然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但是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说作者,一个科幻作者,精力有限,很难做别的事……”

笔者以为,刘慈欣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说作者”实在太谦虚了。作家除了写作,大可以走出书斋,尝试别的事业——当然这也是一种创造,也是一种独特的想象,更是一种社会担当。

古往今来,作家在写作中非常容易赋予自己的作品一种个性化符号,甚或在漫长的写作过程中去刻意追求这种个性,但作家更应珍惜生活中世俗性的东西,比如刘慈欣可以从事科幻电影的推广,组建自己的科幻团队等,这看起来很世俗,很打扰人,但从社会发展的本质来说,这是个大方向,所有世俗的东西一定意义上更靠近神性。

记得莎士比亚说过:“文学永远需要有异己的色彩,要保持文学生态健康,就要培养异己。”什么是异己呢?就是和自己的文学创作和文学认知不一样的东西——去拥抱现实。当然,作家拥抱现实的方向很多,比如从侧面去拥抱,当然不能抱得太紧,否则双方会窒息。

与现实近距离接触的方法是要有一个空间感,离地三尺,这是一种飞翔,但不要飞得太高。回望某一段历史,会看得更清晰一点。如同现实生活中一杯水,倒出来是清水,实际上有沉淀。

我们需要换个思路:个性化写作的兴起,并不意味着当下文学功能的加强和作家价值的体现,即作家在写作之前并非为承担某个功能去写作,可能不去指向什么样的社会责任、道德担当,可能更担心小说中的人物命运。

可是,当他成为一个作家之后,在后来的创作中才会发现自己的担当,甚至积极去寻找、去追求这种担当。这种担当是什么?当然是要广泛地参与社会生活,推广文学作品,在社会大潮中发挥自己的文学属性。

作家真不是靠读书、瞑想或者专心写作而早就出来的——真想要成为作家的人,如又有这方面天赋,无论干什么都会成为作家的;相反不想成为作家的,读上十年八年大学也不会成为作家。

请个团队做自己出书的资料库和后援,已成为作家圈的一种时尚,很多高校学生都参与其中。当然有的作家将创作看得很神圣,只要求团队提供一些素材。有的作家则要求得很“具体”,甚至要求团队参与部分创作。有实力的作家愿意花钱请个“顾问团队”,根本原因还是写作任务太急,而自己的事情又太多。

现在是商品经济时代,不是古代,一切都要服务于社会发展的规律和需要。司马迁写一部52万字的《史记》用了18年(一说13年);司马光编写《资治通鉴》用了19年——现在一两百万字的作品几年内就要拿出来,出版社等不了18年或者19年可能就歇菜了,作家也很难再有花费18年或者19年的人生时光去写一本书的恒心。所以建立自己的“顾问团队”,由单兵教练变成集团军作战,是顺应改革大潮的趋势,舍此之外恐怕也没有其他路好走。

     只要发挥得当,群体效应要远远大于个体效应,这是不争的事实。有一些“顾问团队”向作家提供灵感、素材和细节,虽然这让有些读者难以接受,但按照《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三条规定,并不在违规之列。当然,“顾问团队”的定位必须准确,只能提供素材、细节和设想等参考,不能变成代笔,具体写作必须由作家独立完成,否则就是欺骗读者了。

前几年我提出一个论题,即根据当下社会发展,“边缘化叙事和生活审美主体之转化”是今天文学创作中的一个重大变化,但它并没有得到理论界的重视,其实对于这一论题的研究,有利于促进当代文学生命经验的重新审视,并促进文学创作和审美的再次进行历史性的超越。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