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网易考拉推荐

你好!北风茶妹(创业类优秀剧本展播)  

2018-08-06 13:4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好!中关村茶妹(创业类优秀剧本展播)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第二场  集资风波

 

场景一:

人物:瑶瑶、帆帆。幽香茶馆周老板、浮云地产集团董事长老哈。

地点:西郊。帆帆和瑶瑶的临时平房住所里。

(周围散落着电脑配件。帆帆和瑶瑶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对着桌上的几叠人民币和两张银行卡发呆)

瑶瑶(摇头):这不行,还得想办法找钱……

帆帆(有气无力地):该想的都想了,你、我的积蓄,包括我的几个好朋友,人家对咱们创业不摸门,谁肯投那么多的钱!“幽香”茶馆的周老板一口价就是100万,你爱买不买。

瑶瑶:那个小地方不值那么多,我再找找周老板,试试看,请他再压压价。

帆帆(不屑地):你都找了三次了,废了那么多口舌,怎么样?人家周老板给你面儿了吗?硬是没松口!你别看地方又小又破——那可是黄金地段,一寸山河一寸金呢!

瑶瑶(平静地):事在人为嘛,好事靠磨,多跑几次,就能显出我们的诚意!

帆帆(急了):你在学校教舞蹈课都三个多月了,虽然不是正式职工,但每月还有固定工资,踏踏实实发展自己的专业有什么不好?你想创业也得机遇呀!有道是——事不过三,我脸皮薄,求爷爷告奶奶的事儿,实在做不来,要去还是你去吧!

 

场景二:

地点:“幽香”茶馆。

人物:瑶瑶、幽香茶馆周老板、浮云地产集团董事长老哈。

(外景:“幽香”茶馆,瑶瑶一人来到跟前,好似下了决心走了进来。转入内景,屋内陈设简陋,木桌板凳,生意冷清,只有远处一位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坐着慢慢喝茶,周老板有些秃顶,身材略胖,六十多岁,正在殷勤地招待着)

瑶瑶(等到周老板招待完顾客,上前问候):您好!周老板,我们前两次谈的事,能不能再压压价——我是有诚意的。

周老板(看到瑶瑶有些恼火):哎呀——怎么又是你?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要是有诚意,咱就一口价,你要是不愿意就拉倒——说实在的姑娘,来我这儿想盘的人多了!这是黄金地段,你懂不懂?

瑶瑶:周老板,我当然懂!可我看您这茶楼打出招牌也有三个月了,不还没有出手吗?

周老板:我说你这是怎么说话?我就是三年卖不出去,又关你什么事?姑娘不是我说你——你一个跳舞的想做生意,估计是欠点儿火候……

瑶瑶(笑了):您还别瞧不起人——俗话说“英雄不问出处”,做生意是不讲出身的。我是舞蹈演员不假,但是我从小就有自信,搞艺术的做生意比比皆是!艺术和经济都是可以融合的……

周老板(不耐烦地):闲话少说!你只要把钱拿来,这个店就是你的。

(衣着考究的中年男茶客突然站起,打量着瑶瑶)

中年男茶客:冒昧地问一下——姑娘,听你口音,可是江南省人?

瑶瑶(点头):对呀,您是……

中年男茶客:看你的形象——你是不是江南省文工团的舞蹈之星“瑶瑶”?

瑶瑶(惊喜地):怎么?您知道我?

中年男茶客(惊奇地):啊呀——原来真是你!我也是江南人,咱们是老乡呀!在家乡我看过你的演出,不止一次……怎么,你要盘下来这家茶店?

瑶瑶(表情暗淡):是呀,江南文工团解散了,我来京创业,想做茶社生意……

中年男茶客:自我介绍,我是老哈,浮云地产集团董事长!(转向周老板)我说老周呀,这个小妹妹是我的同乡,看在我的几分薄面上,她呢,现在想创业,能不能再压压价?

周老板(很吃惊):哎呀,您这个大老板和这个姑娘是同乡,这真是姑娘的福气,他乡遇贵人呢!说实在的,我要不是急着回家乡,还不想出售这个店呢!您是我的常客,平时也一直照顾着小店的生意,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价钱嘛,好说好说……

(周老板小步弯腰,凑到老哈跟前,耳语了几句,老哈微微点头)

老哈(转向瑶瑶,递上名片):我说小老乡,关于创业的事,请借一步说话。

 

场景三:

人物:瑶瑶、老哈。

地点:茶舍一方角落。

(老蛤请瑶瑶一边喝茶,一边叙谈)

老哈:我说你挺有眼力,这个地界不错,左边电子城,右边地下车库,人流聚集之地,做生意地段很重要——你有什么想法?

瑶瑶:关于做茶楼我是有些想法的,北风地区创业人士多,白领人士多,创办茶社不仅是为了蝇头小利,不仅是喝茶、品茶,而是要有所创意……

老哈:你是学艺术的,一定知道老舍先生的《茶馆》,这个茶馆说白了,就是信息交流场所。怎么交流呢?一是这个茶社名字一定要“亮”;二是这个茶社应是一家以创业和投资为主题的茶社,创业者只需每人每天点一杯茶,就可以享用一天的免费开放式办公环境;三是这个茶社不仅是创业者的低成本办公场所,也是投资人的项目库。

瑶瑶:您的点子太好了!我想把自己的舞蹈特长也派上用场,成立一支古典时装表演队,这样可以打出自己的品牌。

老哈:对呀!我看茶社的名称可以叫“北风茶妹”,茶社的名字一定要亮,俗话说“茶香也怕巷子深”,这是个看脸的时代,这个茶社一定要重新装修,搞得亮堂点、气派点。

说到这里我可以帮你,当然咱们在商言商,有两种方式,你任选。一是由我把这个茶馆买下,我当董事长,你当店长,你替我打工,这样对你来说没风险;二是这个茶馆还由你买下,我投入一笔“风险基金”,作为你的买店费和创业费,将来盈利之后,咱们三七开,三分归你,七分归我,什么意思呢?就是将来利润的百分之七十必须回馈我——我和周老板说了,他再延迟三天出售,给你时间好好想想,不忙答复我。

瑶瑶:您能告诉我,周老板最低的出售价是多少?

老哈:周老板看在咱们是老乡的份上,从100万压到80万,不能再少了。我给你150万,80万帮你盘下茶馆,另外70万作为你的装修费和启动费,钱不够你自己再想办法——当然我们双方要签一份商业合同,并作公证,不过这笔费用你就别管了。

瑶瑶(感动,流下热泪):大哥,你真是我命中的贵人——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您了!我怕自己经营不好,赔了怎么办?

老哈(笑了):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什么叫“风险基金”——它的经营方针是在高风险中追求高收益,赔了算我的,赚了你要把大部分利润返还我。当然,返回利润的时间也不是无限期的,比如说三年为期,三年你不盈利,我也需要一定的资产抵押,比如说你西郊的小平房,或者说先期赔付30万等,这些可以在合同中加以明细化。

瑶瑶(有些惊异):周老板遇见您,就压价了?这真是苍天开眼了——难道真是你我老乡的情分把他感动了?

老哈(笑了):老乡的情分只是一方面,因为老周欠我的钱,我又欠茶商老赵的钱,而银行家又欠老赵的钱,老赵又可以为我引荐银行家——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欠别人点什么,就是这么简单。

瑶瑶:可您不欠我的钱……

老哈(猛喝一口茶):为了老赵的货源,我一直想盘一个茶馆直接销售,我一直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今天算是找到了,老天爷让你欠我的——不服不行呀!

(两个人大笑起来)

 

场景四:

人物:瑶瑶、帆帆。

地点:春蕾舞蹈学校。

(外景转入内景教室训练场,瑶瑶正在教女孩们跳舞,舞姿优美,男友帆帆急匆匆在外面敲玻璃,瑶瑶看见,终止教学走了出来)

瑶瑶(擦汗):我正在上课,什么事这么急?

帆帆(恼怒地):我能不急吗?这都第二天了,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我坚决反对你当老板,我觉得你干个店长就不错,没有风险!

瑶瑶:高风险才有高效益——干个店长,挣点儿死工资,随时可以被解聘,和为别人打工有什么区别?受制于人不是创业,在创业上还是要有些雄心!

帆帆:你可别忘了,老哈是怎么说的——以三年为期,需要资产抵押,西郊小平房或者先期返还30万,你能够保证稳赚不赔?再说了,西郊那间小平房,是这三年我辛辛苦苦挣钱买下的,到时连房子都没了!现在我是一点经济来源都没有,咱们睡大马路去?

瑶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吧?

帆帆:很简单,你和老哈是老乡,你给老哈打工,当个店长——稳当!

瑶瑶(盯着帆帆):这个问题我们都争论两天了,我不想和你吵下去,我再说一遍,这是个很宝贵的创业机会,我真的不想失去,我也希望你能真心支持我——如果你实在怕风险,你可以退出,你的钱我也不要了……

帆帆:你看你别急嘛!这不是和你商量嘛!你看(掏出手机给瑶瑶),爸妈给你短信的留言。

(老年男声:瑶瑶,我是你爸!创业是好事,但是要慎重,不要太冲动,帆帆有他的道理——你先当个店长再说,以后摸索出经验再当老板……

老年女声:瑶瑶,我是你妈!咱家都是普通老百姓,没什么背景,你过去没做过生意,不能听风就是雨,自己创业风险太大,妈不同意,帆帆做了几年生意,比你更了解在北京创业的艰难,挣钱不容易,多听听他的没坏处……)

瑶瑶(苦笑):喝——你真行,把我爸妈都搬出来了,你这个人都三十大几了,还没断奶呢。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以前也没有长征的经验,这不最后也胜利了吗?那么多的企业家,很多人不也是克服困难闯过来了吗?给比人打工当店长和创业当老板根本不是一回事,层次和境界完全不同,干事业得“闯”,不“闯”永远不可能成功!

帆帆:这么说你下定决心——要辞去教职了?

瑶瑶坚定地点点头。

帆帆:好吧!爸妈的意见都劝不动你,看来你真是铁了心,要自己当老板了,不过我也表个态,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我也决不拖后腿,人生能有几次闯——咱们一起风雨同舟,小平房也可以做资产抵押……

(帆帆无奈地搂住瑶瑶,两人四目相对)


  评论这张
 
阅读(136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