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辽阔深邃的星空,壮丽秀美啊,寄托着我的多少梦想!

 
 
 

日志

 
 
关于我

执着于理想主义。以匹夫责任感服务宇宙苍生。发表人物传记、新闻故事、散文、杂文等百余篇。创作出版长篇科幻小说《太阳风行动》《太空英雄传奇》《飞向哈玛星》《东方生死恋》《千古奇谋》等,短篇小说《大海啸》《水战》《魔症》《行星风暴》《天坑之谜》《老牛师傅其人其事》《最近E星有点“晃”》《太空姻缘》等二百万字。《中国教育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对其作过书评和介绍。撰写科幻影评书评近百篇。科幻小说《行星风暴》荣获2011年全球华语第二届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银奖。

你好!北风茶妹(创业类优秀剧本展播)  

2018-08-07 09:2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好!中关村茶妹(创业类优秀剧本展播) - 科幻作家  郑重 - 科幻作家  郑重  博客

 

第三场   风生水起

 

场景一:

人物:瑶瑶、帆帆、老哈及众茶客。

地点:装潢一新的茶馆,挂有“北风茶妹”的匾额。

(外景:几个年轻的亲朋好友围着帆帆和瑶瑶,热闹地踩着五颜六色的气球,气球爆裂发出砰砰的响声,欢声笑语一片……转入内景:古色古香的内室,墙上悬挂着营业执照,大家围坐在不大的房间内,正争先恐后的倒茶、喝茶,到处都是冒着热气的茶碗)

 

场景二:

人物::瑶瑶、帆帆、老哈及众茶客。

地点:茶馆内。

瑶瑶(高兴地):各位!小店今天正式开业,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感谢各位朋友的大力捧场!(一阵不大不小的掌声)

男来宾甲:哎——我说各位,这是茶馆,不是酒馆,你们这样大声吵闹,可不对路呀!

(一阵惬意的哄笑声)

女来宾乙:就是呀!茶舍是安静的艺术,大家首先要有品位嘛!

帆帆(高声地):没关系,今天就是图个喜庆——越热闹越好!

瑶瑶(郑重地):各位!这个茶舍以后就是大家的活动场所,我们想办成以创业和投资为主题的茶舍,来宾只需要每人每天点一杯茶,就可以享用一天的免费开放式办公环境,也是投资人信息交流之地。我们更加感谢其中的几位朋友给我们投了“风险基金”,不论钱多钱少,这都是一份最珍贵的情谊!春种秋收,到了盈利之时,我们一定加倍报答各位!

帆帆:在座的各位当中,有的是网站的,有的是报社的,有的是做生意的,有的是上班的——大家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各位的第二个办公区,有什么信息交流、主题活动、创业活动可以尽情在这里搞!我们声明:举办活动,在座的各位是免费的!

男宾甲:干脆!喝茶也免费得了。

女宾乙:那不行——茶馆茶馆,喝茶付费,那是天经地义的(众人笑了)。

瑶瑶(郑重地):各位,我要隆重推出我的恩人、我创业最大的支持者——著名房地产大鳄哈哥!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

老哈(站起身):刚才瑶瑶对我的隆重介绍受之有愧,我首先声明,实不敢当——瑶瑶是我的同乡,她敢作敢为,不惧风险,很有创业精神,我只不过是尽了一点微薄之力而已!这不,电视台和网站的朋友也到了!希望媒体的朋友们多多宣传,多多帮忙,在座的各位也多多捧场!

(众人露出惊骇之色……摄影机转动、摄像机的闪光灯闪烁、手机拍照个不停)

 

场景三:

人物:帆帆、老哈、帆帆。

地点:“北风茶妹”茶馆内。

(瑶瑶、帆帆正在茶社内招待客人,老哈快步走了进来,在屋内一角坐下)

瑶瑶(热情地):呀——哈哥,您来啦!

老哈:瑶瑶!你不是跟我说一直想听关于茶文化的课吗?我有个大学教书的朋友,专门研究茶文化的,每周末在大学里有讲座,里面有很多是喜欢喝茶品茶的人,你可以免费去旁听,去交流。

瑶瑶(有些激动):太好了——哈哥!我正想去好好学学,把我的茶社变成传播茶文化理念的一个平台呢。

老哈:对,你去学习,让帆帆在家看着店!大学在东边,离着挺远,你什么时候听课,跟我说一声,我开车送你或者接你。

瑶瑶:这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还敢劳烦哈哥接送啊!

老哈:你客气什么?咱们是老乡嘛,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场景四:

人物:老哈、瑶瑶、帆帆。

地点:“北风茶妹”店前。

(一辆兰博基尼小汽车嘎然停下,车窗摇下,老哈探出头来,向瑶瑶招手。瑶瑶衣着光鲜背着小包,向店内的帆帆挥了挥手,又向老哈嫣然一笑,步履轻盈地上车,小汽车绝尘而去)

 

场景五:

人物:老哈、瑶瑶、帆帆。

地点:“北风茶妹”店前。

(外景:“北风茶妹”店前,一辆兰博基尼小汽车戛然停下,瑶瑶推开车门下了车,向车内的老哈挥挥手;车内老哈报以微笑,随后兰博基尼低吼一声,绝尘而去,瑶瑶目送小车走远。店内,帆帆也看着老哈的小车走远,表情复杂,若有所思)

 

场景六:

人物:瑶瑶、帆帆。

地点:“北风茶妹”茶馆内。

瑶瑶(一边算帐,一边面露沮丧之色):开业前半年还不错,一天的流水帐也有个二三百,一个月就是九千多,本想这样第一期的风险投资就能还清了,谁料想这半年多都没人来了——最近好几个星期都没有一个客人!

帆帆(失落地):这半年多都亏空了!成本太大,客户每天只要一杯茶,在这里办公、交流,他们的网费、电费全免,可这笔钱转嫁到我们头上了!包括电、水、供暖、房钱,还有吃啊喝呀,大头是交税——乖乖!这样一算,你还剩多少净利润?还有,做生意有淡季和旺季,你敢保证营业额一直稳中有升吗?

瑶瑶:谁也没指望营业额能一直稳中有升!那你有什么高招儿?

帆帆(急头白脸地):你分析分析,现在来喝茶都是什么人?过去的熟人、朋友,他们能有多少?散客能有多少?现在要赚钱,都指望的是大客户!虽然这个茶社地理位置好,但是新客源招不来?为什么?咱们是小门面,不气派,那些大客户根本看不上!我看,经营手段还需要多样化!

瑶瑶:怎么个多样化?

帆帆:把原来咱们设想的时装表演队建起来!你在舞蹈学校教过,找几个学生和朋友支援一下,一星期表演两次,每次一个半天,每次表演选定一个主题,比如说旗袍呀、汉服呀就行!这方面咱们是内行。

瑶瑶:你说的这个时装表演,我也考虑过,一是现在的价码太高,明星表演我们请不起,一般人表演根本没有吸引力,招不来客源;二是招牌是不能打出去的,因为你是茶馆,不是时装公司,只能暗中进行,像什么“内有时装秀表演”之类的招牌,估计连门口都不能摆出去!

帆帆:现在营业额直线下降——哪你说怎么办?

瑶瑶:你怎么我考虑过分导式经营。

帆帆:什么分导式经营?

瑶瑶:就是在地下车库的入口或出口处,或者电子城的路边做广告,指示路线,宣传“北风茶妹”的经营理念和方式。

帆帆: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你别是异想天开吧?

瑶瑶: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可以向哈哥借一笔款子,先欠着。

帆帆(吃惊地):啊?先期返还那30万还没着落呢——你越来越不靠谱了!再说了,老哈也不是给咱们开银行的,想拿多少就拿多少,估计没戏。不过你也提醒我了,不能坐吃山空,我想参加企业招聘会,应聘到大公司上班去,每月先拿笔工资,经济上也有个保障。

瑶瑶:我赞成!咱两个不能都拴在一棵树上!茶馆由我经营就够了,你还是找个上班的差事吧!也算是分工不分家。

帆帆:我想去个文艺公司,做个策划或者会议服务、设计、发布广告什么的。

瑶瑶:你也是学舞蹈出身,而且一直做电脑配件,没有这方面的从业背景,不太容易,我想你还是继续做电脑方面的生意为好。

帆帆:现在电脑生意不好做了,我也想闯闯!这不是在“微课堂”一直在学嘛,机会从来都是偏爱有准备的头脑,我总不能没有一点经济来源,靠你养着吧?另外,我每天都在健身锻炼,舞蹈基本功也没有荒废。说不定哪一天会重返舞台呢!

 

场景七:

人物:瑶瑶、浮云地产总裁老哈。

地点:“北风茶妹”茶馆内。

(茶舍内,老哈正一边品茶,一边端详着瑶瑶,瑶瑶在一边作陪)

老哈:瑶瑶,最近感觉你好像瘦了,生意压力太大了?

瑶瑶:哈哥,现在实体店不好做,开店快两年了,客户也不多,模特队也一直成立不了,分导式服务需要一笔大的成本——现在各方面刨去成本,利润太少,投资根本收不回来!这您也知道。

老哈(深表同情地):是呀,现在什么生意都难做,我的房地产也大不如前了,你要做分导式经营,想法虽好,但是缺乏投资,我也拿不出这笔钱——说实在的,瑶瑶,我借你的钱,也不都是我的,其中也有别人的钱!咱们是老乡,我的钱可以不还,别人的钱是要还的!

瑶瑶:您的意思是……

老哈:瑶瑶,这不是我为难你——而是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两年为限,先期返还投资的30%,并以房产作为抵押——咱们在商言商,合同经过公证,具有法律效力,我们不能把法律当儿戏!

瑶瑶:您想让我什么时候还这个30%

老哈:不急!今年年底就行,我的房地产也需要资金投入,多少也是钱呀!

瑶瑶(笑了):哈哥,您逗我?这还不急?离年底只剩下三个月了!

老哈(诡异地):有句古话叫“拆东墙补西墙”——你可以先借钱还上,实在不行,把你小平房的产权转让给我也行。

瑶瑶(睁大眼睛):哈哥,你这不是逼我吗?小平房转给你——我住哪儿去呀?

老哈:咱们是老乡,哥我忍心把你逼到大马路上住?你还可以接着住呀,租住!这一点也不受影响,对不对?不过,今天我来,还不完全是为了合同的事,主要是来看看你——我这个小老乡!

瑶瑶:您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呢?

老哈(一把抓住瑶瑶的手):瑶瑶——从你出现的那一天起,我的心里一直就有你,放不起下你!自从前妻和我离异后,我曾经苦恼过、彷徨过,觉得爱情是个奢侈品,而你——瑶瑶,就是我心中的最爱!我觉得自己的后半生有指望了。

瑶瑶(惊讶地):哈哥,怎么说呢?您在我创业最困难的时刻,伸出手来关心我、帮助我,您在我的心中一直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大哥,您的这份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但是,恩情是恩情,爱情是爱情,这是两回事!

老哈:瑶瑶!世界上最难说清的就是一个“情”字,我最佩服这么一句话:“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什么是恩情?恩情也可以变成爱情!老乡多了去了,我为什么要关照你?帮助你?是因为你的出现打动了我的心,我觉得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伴侣!

瑶瑶(缩回手):可哈哥————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两人同甘共苦,情投意合……

老哈(轻笑地):你说是帆帆?他能给你什么?你只要没结婚一天,我就有权利追求你一天,有两年你在江南文工团演出时,我几乎场场不拉!这么说吧,你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如今你竟然到了我的面前,难道这不是天意?我的女儿都上了大学,将来会远离我们的生活,俗话说“嫁一个好老公,胜过奋斗20年”,爱情不分大小,年龄不是距离——你好好想想吧!

瑶瑶(平静地):哈哥!这样吧,算年底还剩的三个月,你再缓我两个月,一共5个月时间,我在5个月内把第一期风险基金还给你!或者把我的房子转给你……

(老哈惊愕地看着瑶瑶,说不出话来)

                           

场景八:

人物:帆帆、老哈。

地点:“北风茶妹”茶馆。

(老哈进店,环顾四周,只看见帆帆一个人在招呼两个茶客,就坐在一边,帆帆看见他,就端着一杯茶,慢慢地走了过来)

老哈:瑶瑶呢?我来接她上课去。

帆帆(郑重地):哈哥——瑶瑶让我谢谢您!这么长时间一直打搅您,很不好意思!今天她自己坐公交去上课了……

老哈(故作惊愕地):啊——真不巧!我这里给她买了一个意大利挎包,很精致很时髦的,她背上很漂亮!俗话说“人靠衣服马靠鞍”——我准备给瑶瑶设计一个外包装,“北风茶妹”得有一个品牌效应,有了品牌效应,一切就都好办了。

帆帆(冷淡地):天下没有白吃的果子——您还是收回吧,她不要!

老哈(冷笑):你怎么知道她不要?你是她什么人呀?

帆帆(恼怒地):请你不要老纠缠瑶瑶——我是她的男朋友!

老哈(轻蔑地):什么叫纠缠?谈恋爱你不懂吗?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是离异,并没有搞第三者!你要清楚,在瑶瑶结婚前大家都有平等竞争的机会!你是她男朋友?你能给她什么?只能是一个不安定的生活!我能给她什么?安宁、富有和快乐——这就是巨大的差别!早晚瑶瑶会懂这个道理。

帆帆(激动地):你以为瑶瑶会喜欢你的几个臭钱?他喜欢的是我这个人!

老哈(轻笑地):小子,你狂什么?臭钱?那是你的鼻子不好使了,分不出香臭——商品社会的钱是香的!中国有句古话“事在人为”,人是有感情的,只要相处的好,瑶瑶也是会喜欢我的,我有这个信心。我倒是很担心你呀,年纪轻轻,就这样一直混下去?

帆帆(强压情绪):你什么意思?

老哈:我在外地的分公司缺一个项目经理,因为是西北省份,很多人不愿意去。你如果想去,可以考虑考虑,月薪绝对不低,总比你在这儿瞎混强万倍——怎么样?

帆帆(斩钉截铁地):你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就是给我一座金山,我也绝不会离开瑶瑶的!

老哈:小子你还真别狂!俗话说“机会稍纵即逝”——我看在瑶瑶是我老乡的份上,拉你一把!

帆帆(拉长声音):先谢啦!你放心——我饿不死!

 



  评论这张
 
阅读(194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